说说荒唐的泾原兵变和奉天之难(定稿版)

集贤院居士
回归写作的旨趣

先说说这次事件的历史背景。唐中后期的藩镇之患,始于安史之乱,安禄山集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于一身,拥有的边兵数量已经接近唐边兵总兵力的一半了。所以安禄山起兵后,一度势如破竹,占据两京。安史之乱后期,在唐政府倾国之力的不断打击下,叛军史朝义朝不保夕,叛军将领纷纷反正投回唐朝。因为郭子仪被宦官诽谤,赋闲在家,另外一名平叛名将李光弼则深受代宗猜忌最后竟然郁郁而终,于是最后的平叛都是由原来郭子仪的部下胡将仆固怀恩完成的。仆固怀恩一家作战英勇,家族中先后有数十人殉国,但是他在对待叛军降将的问题上犯下了一个影响深远的错误,他保留降将的部曲和地盘,还向代宗奏请任命他们仍然为河北诸镇节度使。结果这些降将摇身一变,又成为河北割据的一方土皇帝,终唐一朝尾大不掉,一直延续到五代十国时期。当然这位仆固怀恩后来也“被逼反唐”,还勾结回纥和吐蕃一起攻唐,致使长安再次陷落,代宗仓皇出逃。也算是一个晚节不保,前功尽弃的“名将”了。

话说代宗之子德宗继位之后,本来雄心万丈,立志讨平那些不听朝廷号令的跋扈藩镇。刚开始确实也取得了一些成效,几个原本不太听话的藩镇比如魏博的田悦都暂时归附。这个魏博就是电影《聂隐娘》中那个魏博军镇,田季安就是安禄山降将魏博军镇第一任节度使田承嗣的孙子,这个田悦是田季安的堂叔了。可是德宗后来昏招迭出,比如赏罚不公,滥收赋税,用人不当。利用藩镇打藩镇,引起了幽州朱滔和淮西李希烈的不满进而公开叛乱。尤其是专信奸相卢杞,名臣颜真卿就是被卢杞推荐宣慰反叛的淮西节度李希烈,不屈而被李希烈杀害。泾原兵变就在这个德宗正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发生了。

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年),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五千士卒抵长安,他们是奉德宗诏令东去河南平乱李希烈的。这五千士卒长途跋涉,因为德宗新增了很多苛捐杂税,家中困难都吃不上饭,所以很多士卒的少年子弟也随父兄一起出征,所有人满心希望到达长安后天子会有重重犒劳和奖赏。可是现实令他们极度失望,德宗令京兆尹犒劳,京兆尹也就是长安市长王翃就用糙米青菜招待众人。由于美好的愿望和残酷的现实的巨大反差,这帮士兵首先是失望,后来是绝望,最后转化为极度的愤怒。他们互相抱怨商量:“我们都是为了皇帝去拼命的,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家,现在连口饱饭都不给我们, 反正去前线也是送死,听说长安皇宫中的府库中金钱玉帛堆积如山,索性我们一起去抢了来!” 所有人都相应,乱兵叫嚣着朝皇宫冲去。就为了吃顿好饭就去抢劫皇宫,这已经够荒唐的了,可是后面的事更荒唐。姚令言这时正好跟德宗辞行回来,一看势头不对,想极力劝阻部下,哪里劝得住,乱兵直接挟裹着他继续前进。德宗听说后慌了,连忙命令太监带着几十车的财物去宣慰,可是乱兵此时已经都红了眼,根本不会把这点东西放在眼里。德宗大惊失色,急令禁军平叛。可是禁军军官平时虚报人头贪墨粮饷,都是些普通百姓记录在禁军名册里面充数的,堂堂长安城内竟然没有一兵一卒的禁军可用!反而是长安的百姓听说乱兵会免除他们所有赋税,很多百姓纷纷追随乱军一起杀进皇宫。德宗束手无策,只得狼狈匆忙逃出长安奔赴奉天,就是今天的陕西干县。自从玄宗开始,肃宗刚继位也不是在长安,代宗两次,现在轮到德宗,大唐连续四代天子都曾经有被迫逃离国都的不堪回忆了。

区区的五千乱兵短短一夜就占领了大唐帝国的首都长安,这也算旷古奇闻了。乱兵抢了一夜东西后,天亮了自知闯下大祸,几个有头脑的首领一合计,决定请当时正被解除了兵权赋闲在家的太尉朱泚出山。这位朱泚也是镇将出身,因为弟弟幽州节度朱滔起兵反叛,德宗免除了他的兵权。朱泚此时正在家愤懑不平,结果碰到这个天赐良机,立刻欣喜若狂,欣然接受邀请。几天后,朱泚僭越称帝并联系朱滔互为犄角,捕杀长安城中的李唐王子王孙等宗室共计七十七人,并亲自领数万大军去奉天追德宗。话说德宗狼狈逃到奉天,随行的总共也就数千人,还没喘口气,叛军就来围城了,还好奉天城内有浑瑊率兵死守一时朱泚也没有什么办法破城。最早赶来的勤王援军又因为卢杞的误导,在奉天城外被叛军设伏击败,于是又一个荒唐的现象出现了:后来各路来勤王的兵马来了不少,总共至少十几万人,可是都在长安城外驻扎下来逡巡不前,不顾奉天城内的皇帝正在被叛军围困蒙难。还是名将浑瑊责无旁贷,在接近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粉碎了朱泚一波又一波各种煞费苦心的各种花样攻城手段,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力保奉天这座孤城坚守一个多月屹立不倒。就在奉天城内唐军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时候,救兵终于来了,原来是李怀光率帝国精锐朔方军星夜兼程前来护驾了。李怀光和朱泚一接触,就把叛军打得大败,朱泚见强援到来奉天无望,又担心长安有失,就迅速得撤回长安。历时一个多月的”奉天之难“才宣告结束。

不过如果你认为荒唐事到此就结束了,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德宗不知道怎么想的,不接见不嘉奖近在咫尺救驾有功的李怀光,反而一纸诏书令李怀光即刻进军收复长安。李怀光当时就懵了,他认定德宗是猜疑他,左思右想之后竟然发密信给朱泚于其结成同盟,公开叛唐。德宗惧怕李怀光,又逃到汉中。当然后来李怀光众叛亲离,朱泚四面楚歌,很快李晟浑瑊等人就高歌猛进收复长安,迎回德宗。朱泚和李怀光都兵败身死。

这场由一顿粗茶淡饭引发的荒唐兵变开始,经历了堂堂大唐首都长安竟无护卫皇帝军队可用导致沦陷于区区五千乱兵之手的啼笑皆非,再到各路勤王兵马对于奉天城内德宗皇帝凶险无比的处境做壁上观的荒唐救驾,最后成功救驾的李怀光竟然因为猜疑又阵前倒戈的瞠目结舌,这场荒唐闹剧堪称中国古代历史上一道奇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