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N(1)

今天,我要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也叫“我”。你可以将“他”看成是我,也可以说不是……因为这个故事,就算是我自己也有些难以相信。

***

那是一个炎热的清晨,我被热的喘不过气,也不知梦见了些什么,就那么直直的惊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见莱卡坐在我的胸口上,见我醒了,悠悠地用前爪洗了洗脸,随后“喵”的一声,踩着特有的步子走下床,黑白相间的尾巴一甩一甩的,很是优雅。

莱卡是我的猫,我们俩在一间小出租屋里相依为命。

你可能想问,像我这么大,也不过大学毕业没多久,家里也在本市,为什么要辛辛苦苦跑出来。

说起这,实在惭愧,因为某些事儿,我被家里扫地出门了。

不过,也算没有恩断义绝,替我寻了这么一处栖身的地儿,还每个月打点生活费,也不多,就那么两三千,刨去房租、水电煤、交通费,所剩寥寥无几。

好在我还时常接些活儿,也不至于饿死。运气好的话,还能让我和莱卡混吃等死一个月。

哦,忘记说了,我是个侦探,私人的那种。

好了,言归正传。

我下了床,换了衣服,觉得屋子里有些闷得慌,刚准备打开窗子透透气,就看见外面朝霞满天。

不对,也不算是满天,充其量只是堪堪一半,上面盖着厚厚一层铅灰色的云,暗沉沉的,浓密的把下面绚烂的金红色全部吸收掉,一星半点儿都没露出来。

“这是要下雨啊……”我摇摇头,重新放下窗帘。

我比较喜欢自然的采光,但如果说像这样没什么效果的光线,还很容易引起压抑的心情,那就另当别论了。

总而言之,我很少在屋里开灯,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另外就是不太习惯人工光源。

据家里人说,我小时候眼睛不太好,刚出生时差点以为要看不见了,经过多年药物调养,总算堪堪达到“能看”的水平。

只是那些比较刺激的玩意儿我还是碰不得。

要是外头阳光过于强烈,出门的时候,我还是会习惯性的带上墨镜,看上去就像是旧时候走街串巷的算命瞎子。

“喵呜……”莱卡见我坐在床边发呆,轻轻地走过来,半倾着身子倚在我腿边蹭了蹭。

我抱起莱卡,揉了揉它头上的软毛,心里有些诧异:莱卡还从来没有这么粘过人呢……

“喵呜!……”莱卡等了半晌,有些不耐烦地从我怀里窜出去,三步两步跳上了摆在门边的餐桌,尾巴一甩,端坐在桌子上。

“是饿了么?……”我有些好笑,还真有些大爷的作派,不过心里倒是放宽了些,刚才那种有些违和的感觉总算是消散了。

“行啊,王子殿下,咱们吃罐头好不好?”也不管莱卡有没有拒绝,我打开储物柜,利索地开了鱼罐头,倒进了它的猫食盆里。

莱卡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走上前来,伸出脑袋闻了闻,随后有些嫌弃地缩了一下脖子,绕着猫食盆打了几个转。

“只有这个了……要是再没生意上门,我们俩都要饿肚子。”我用另一个盆子装了点水,摆在地上。随后蹲下身子,五指作耙,从头到尾轮番梳理着莱卡的毛。

大概被我伺候的还算舒服,莱卡发出“呼噜噜”的嗓音,半眯着眼开始吃饭,我趁机溜到卫生间里处理个人卫生问题。

我正开着水龙头刷牙,就听见“哗哗”的水声里还夹杂着电话的铃声。

我一惊,赶忙吐掉牙膏沫,捧一掬水漱了漱嘴,抄起放在梳妆台上的墨镜,直奔门外。

这时候打电话来的不是那边问我生活费够不够,就是雇主准备上门了。

无论是哪一个,我都不敢得罪。

不过要是那边的话,一般会选择在晚上,我家老头子绝不允许钱姨一早就打电话,说是免得破坏了一整天的好心情。

带上墨镜,我翻开倒扣在床底的诺基亚1200,看了一眼陌生号码,心下了然,按开了接听键。

“您好,杨宁私家侦探为您服务……”

“你就是杨宁?”

我迟疑了一瞬,答道:“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