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相背

作为一只科研狗,每天的生活无非就是看看文献,做做实验,这就是大多数人眼中的我吧。觉得我还能在学校上学是很幸福的事,令人向往,但是对我而言,我更羡慕工作了的人,因为我知道自己过的多辛苦,每一天都很忙碌,忙着看文献,设计实验,准备做实验,做实验,分析结果。看似简单,实则困难。我也是第一次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没时间,没时间追剧,没时间看综艺,每天都很忙碌,但也充实;体会过做完实验的喜悦,也经历过做不出结果的迷茫,面对未知,只能坚持探索,保持初心,勇往直前。

最近为了实验,新订了一批小鼠。鼠房我是不爱去的,因为那里既是它们生活的地方,又是它们生命终结的地方,从它们进实验室我就知道它们的命运,可能它们被关进笼子的那一刹那也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吧,所以当我抓起他的尾巴时它才会浑身颤抖,放下它时他会好奇的抬起前肢张望笼子外面的世界。有人说我残忍,因为为了实验我会将它们解剖。但我不这样认为,我不喜欢鼠房也许也是因为我内心的愧疚感吧,每个生命都值得尊敬,没有谁该为了谁牺牲自己。但是为了试验或者说为了研究新药,我们牺牲了实验动物的性命来挽救我们人类自己,你说我残忍,那我倒想反问你,面对疾病你又何尝不是选择打针或是吃药呢,每种药的背后又有多少实验动物付出了生命,谁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谁又能把自己摘得干净。我觉得做人倒不如坦诚一点,怀着一颗敬畏的心,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次实验,对得起每个生命的付出;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善待身边的人和事;怀着一颗进取的心,不做一个愚蠢和无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