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的爱情泡沫

蟹先生说‘那天在天桥上,唱起那首歌完全是意外,但是忽然什么都弄清楚了’

1、

蟹先生和张女士认识,是在学校的广播台,那时候,还都是大一的小小娃,部门学长在前面开会,下面的蟹先生忙做了一团,恨不得把学长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拿回去背。‘越是不了解的东西,越容易把它奉若神明’蟹先生放下咖啡杯,若有所思的说。那时的广播台,需要有新人来做节目,大一的孩子,如果想尽快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一般都会自告奋勇,但是这个新闻类节目,没人举手,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是DJ达人,喜欢做娱乐的节目。这时,蟹先生举起了手,说他可以,然后就是一阵掌声。可是这个节目需要有一个说话同样字正腔圆的女搭档。

‘我就是这个时候认识了张女士’蟹先生攥了攥拳,说道。‘她也举起了手’

2、

‘你好啊搭档’先打招呼的是张女士,‘哦哦,你好你好’不是蟹先生腼腆,而是开口的时机没有掌握好,因为他想等张女士放下雨伞站起身来再正式的打一个招呼。

‘我告诉她两个录音间都有人了,本以为她会很懊恼,没想到她说,‘那正好啊,咱俩先聊会儿吧’’,蟹先生说,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他俩所有的基本信息。都是在那个时候交换的,年纪啊,学院啊,专业啊什么的。

‘她没有长得很漂亮,但就是看着哪里都顺眼,那时候我不觉得这是一场邂逅,这就是工作需要,需要我们互相了解,需要我们因为了解而变得默契,需要我们因为默契而彼此相信’蟹先生说的时候,嘴角上扬了一下,又马上收了回去,补充了一句‘我真想把相信改成依靠’

录完了节目,是蟹先生自告奋勇的要承担剪辑的工作,他说那本来就是男人该干的事儿,不能让女生挨累。(其实蟹先生最懒了,那天早上他就以没睡醒为由,拒绝了室友一起去上课的邀请)。‘你真行,你的懒惰好像可以随时克服,就看是对谁了’我对他的解释嗤之以鼻。‘可我剪那期节目的时候确实很用心啊’蟹先生狡辩道。

‘是是是,都是为了找她一起去放你俩做的第一期节目的时候,不出丑’我还是不肯放过他。

‘对,那天,我俩一起站在主楼的台阶上,听校园广播放出我俩的声音,闭着眼睛听,秋天的夕阳照在她脸上,如火烧云般激起了红晕,嘴角也开始生出角度但绝不会裂开’不知道他这样描述时,有没有意识到自己闭上了眼睛,而我,把他的咖啡偷偷倒进我的杯子里一些。

‘诶?你干什么了?’他睁开眼睛看见我慌张的‘收尾动作’……

‘啊,没事没事,你接着说,后来呢,在外面站了15分钟么,练军姿呢么?’

‘不是啊,她就听了5分钟,然后就急急忙忙去上晚课了’蟹先生说,‘我很失望’。

‘她去上课了你失望个P呢?亲’我提高了嗓门。

‘我失望不是因为她去上课了。而是她走的时候,没有回头’蟹先生说的时候,口吻像读诗一样,嗓音压得很低。说完我俩哈哈大笑,是他先憋不住的,但我知道,他越是开玩笑,越是认真的。

‘巨蟹座的闷骚男’我这样评价他……

他也不反击。

3、

节目做得很成功,反响也很好,组内开会的时候,简直就是表彰大会。蟹先生和张女士站起来分享了心得。感谢学长栽培,感谢学长教导,感谢学长给我俩这个机会,感谢……

‘其实那是我最想说的是,张女士你稿子读的真好’蟹先生得意的说‘而后来她也告诉我,她当时最想说的就是,我节目剪的真好’。

微信的普及,是铺天盖地式的,他比qq更私密,更容易形成圈子,于是,在互相加了微信后,蟹先生和和张女士的交流变得多起来。时间进入冬天,蟹先生每次去录音前,都会给张女士买一瓶饮料,或者一杯热奶茶;他每次都把稿子的字体调到张女士喜欢的字号;他每次都会在等候区等张女士,而不是进去占位置;他每次都在张女士进屋的时候,看着她转身放包时的背影,在她转过来时,又假装看稿子,他甚至有一次准确的料到了张女士会经过哪条路,在大雪中等了20几分钟,就为了say hi。张女士如果在朋友圈里发了自拍,蟹先生先是会一眼带过,等夜深的时候,再去回顾,然后保存到手机里,并且看看当成屏保的效果。

‘巨蟹座的闷骚男’我依然这样评价他……

他还是不反击。

‘喜欢她就去说啊’我提出了一种假设,这是只有旁人才会轻松提出的假设,而且不用承担后果。

‘我怎么说,一脸尴尬的,跟她说我看上她了,然后被拒绝,呵呵’蟹先生对这种假设从来嗤之以鼻,与其说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谨慎,还不如说是懦弱和胆怯。

‘你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成呢’我很严厉的追问。

‘因为有一次,她在写稿子,我过去跟她打招呼,她就嗯了一声,就没了,我就断定她对我是无感的’蟹先生说的时候底气十足,好像经过了福尔摩斯式的严密分析,看透了简单动作里的玄机。也许我的追问,只有巨蟹座的‘神探(神经质)’们能说的有凭有据。

‘有病吧你,你有病吧,人家那是在忙,换做是你你也就嗯一声’

‘我就不会啊,我一定会放下笔,跟她把能扩展的话题都唠完,然后再安心地写稿子’

‘我靠,巨蟹座的……’然后他开启了抢答模式

‘闷骚男,但故事不会一直这么平淡’蟹先生说完,喝了一口咖啡,嘟囔了一句,怎么喝的这么快,我马上追问他‘后来呢?’

‘12年年末,有一天,我俩录完节目,往回走,她忽然对我说‘我跟你说件事,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我当时就觉得大事不好,但是我必须波澜不惊的把戏演足,我跟她做了保证,她也果然说的是她喜欢上了一个我们院的男生的事’蟹先生停了停,继续说道‘那一刻,我忽然后悔当时自告奋勇做这档节目’

后来,张女士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了接近杨先生的行动中,蟹先生则当起了情报员。‘我当然不情愿了,但也不会谎报军情,杨先生没有女朋友就是没有,这是我的素养,我得实话实说’蟹先生把自己装扮成圣人,装扮成苦情的那一方,这样他就能稀释自己的失望。

‘忽悠,接着忽悠,你就是知道自己没戏了,索性为她做点事儿’我要拆穿他,只有识破他的伪装,他才会说实话。

‘哈哈,但是张女士别想在我口中得到一句夸杨先生的好话’蟹先生亮出了底线,即使这底线已经没法再低了。……‘后来那一年,张女士和杨先生似乎很融洽,我也就没再和张女士有什么长时间的交流,无非是录节目时候,觉得还像以前一样亲切’

‘你真是容易知足’

‘是啊,因为我坚信他俩不合适,虽然我心里有时候也觉得她和他在一起,看起来也挺好的’

‘后来呢?’

‘一年吧,一年以后她俩分手了,她告诉我的时候,我看见天上的太阳,躲开了一片云彩’

4、

‘她恢复‘自由’以后,找我出去吃饭,她比较喜欢跟我说一些情感上的事,我那时已经准备好,跟她说‘要不,以后我来照顾你吧’,我一下午都过的心惊胆战,假设着每一种后果,她或者说‘别闹’,或者生气的走掉,最好,她能流下眼泪,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晚上见面的时候,她穿的很素雅,画着淡妆,看起来也没有很失落’

‘那你跟她说了吗’

‘你说呢,当时我想说来着,她见我来了,还是很开心的样子,说‘hi老铁,看见你很很很开心呀哈哈哈!’‘老铁!这是一万点暴击,不可修复损伤’于是我打算等等,我俩聊了几句,她说,她相信还会有更好的人的,这时我终于鼓起勇气,说:要不……’

我充满无比忐忑与期待的心情等着蟹先生往下说……

‘我还没说完,张女士就大喊‘服务员!这桌点菜’,然后她发觉我好想要说什么,就问我;嗯?你要说什么?’

‘我靠!她问你,你就把话说出来啊!’

‘我不敢啊!万一她是故意打断我呢!那岂不就是在委婉的给我台阶下,我紧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也是要点菜了’

我低下头!攥紧拳头!是的,我想揍蟹先生。

‘后来我俩聊了很多,分手的时候啊,分手以后的心理活动啊云云,在她自己已经想开的情况下,开导了她1个多小时。她说她怎么喜欢上一个假装喜欢自己的人,我这时候就想说‘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但是被路过饭桌的一个小孩打断了,我决定再等等。她后来又说,不知道还能不能碰见真爱,我那时想说‘要不你考虑考虑我吧’,还没说,她就起身去上厕所了。后来她问我,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呢?我跟她说‘我找到了,她还没找到我。希望咱俩可以一起解决终身大事,到时一定要击个掌’她就笑了笑。我后来分析,她要是听得懂,就是在躲;如果听不懂,说明她压根没考虑过我’

我依旧攥着拳头。

‘后来,快要结账了,她要抢着付钱,我还是抢在了她前面。我对她说‘以后这种事就让我来哈’她拍了我一下‘爷们儿啊oba~’’

我强忍着怒火,问蟹先生‘你怎么就不说呢’

‘我想说来着啊,这不是都被打断了么’

‘你俩录了那么多期节目,孤男寡女在录音间里,你怎么不说呢’

‘工作是工作!’

5、

大二那年暑假,蟹先生独自留在学校学驾照。所以,每晚回到寝室都很无聊,就出去走走。在白天不动感情是较为容易的,但在夜晚就是另一回事了。蟹先生会思考一些以前忽视的细节,演算张女士是否给出过暗示,答案只有ta自己知道。

有一晚,蟹先生走在广场上时,看见一个极为熟悉的背影,蟹先生足足想了10几秒,才决定追上去确认,果然,是张女士,当时两个人眼睛都瞪的一样大。

‘你在这干嘛呢’两人同时问出。

‘我考驾照’‘我干兼职’两人又同时说出,然后就是哈哈大笑。

蟹先生拥抱了一下张女士。

‘那天真是表白的好日子,连时机,都被老天选好了,一个长情,一个单身,配合的也默契,然后我俩开始聊学车,聊她找的兼职,聊得很开心,我觉得时机成熟了,就跟她说;嘿,我跟你说个秘密吧,她说‘好啊,但是我先跟你说个秘密吧,咱俩换秘密’我说‘好啊’,她说‘我找到真爱了,这次确信可以相得益彰了’然后我就呆立在那儿,我想最后挣扎一下,‘谁呀这么有福气?’’

‘她怎么说’我问蟹先生。

‘果然不是我,我真后悔问她是谁。后来她问我我的秘密是什么,我说‘我今天把教练车的倒车镜撞掉了,偷摸又安上了,没人发现’这当然是我编的,但她哈哈大笑,说以后绝不会坐我的车’蟹先生摇了摇头,又追加了一次叹气。‘后来我俩走着走着就到了天桥。’

我知道那座天桥,白天,天桥仅仅是过人的地方。晚上的天桥,褪去了白天的雄伟,变得温暖而包容,在夜色下,路灯变成了它的好朋友,给它改换颜色,帮它承担一些原本跟它无关的东西。桥下,车来车往,道路一眼望不到尽头,只有这时,汽车发动机的轰鸣才不会让人觉得烦扰,因为它可以掩盖心事。如果人的眼睛可以延时,那看见的就会是一条条五颜六色的光线,就像流星在夜空中划出口子,又很快愈合。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这里是被无数人的‘秘密’包裹着的地方,当然也包括我的。’蟹先生说,‘‘真美啊’,她这样描述’

‘在桥上,她跟我说第一次有这种忐忑的感觉,她问我要是表白的话,那小子会答应吗?我说一定会的,也不看看谁的朋友,他不答应我就揍他’蟹先生脸上堆满了苦笑。‘然后,我偷偷把手机上张女士的屏保照片换掉。我俩探出身子,看着桥下车来车往,‘啊~~~~~~~~!’她喊的时候吓我一跳,但我也跟着喊‘啊~~~~~~~~!’这时候桥下不知道哪个哥们儿,也跟我俩喊了一声,我俩缩了回来,笑的前仰后合’

‘你没戏了’

‘是的。在她打断我之后,我就知道了’

‘她打断你什么了?’

‘我看着远方,心里很不是滋味,忽然想起一首歌,是罗志祥的转角遇到爱,于是我唱了起来,我完全是无心的,面对着她,我第一次无心的唱起了一首歌,没有任何暗示的,唱起了一首歌’

我伪装着

不露痕迹的 想在你身边

静静的陪着看着天边

骑着单车

往前行进着

某个路口 爱在等着

你往前走

不回头看了 记忆的笑脸

缓缓的敲着我的琴键

我不舍得

让你孤单单的

我爱你的 心……

‘‘走吧oba~,寝室快要关门了’她打断我了,没有听我唱下去,即使我没有跑调,那一刻我忽然什么都清楚了,我第一次弄得那么清楚,清楚自己,也清楚了她’蟹先生说‘后来,我俩就很少见了,大三她就退台了,然后毕业了,毕业的时候,我没有去她们学院的送老晚会,没有去看她的劲爆演出,不是因为那天下雨,而是因为我没法儿跟她说毕业快乐,工作顺利’

给张女士买的礼物,终究被蟹先生锁进了柜子里。

毕业以后,蟹先生留在了哈尔滨。张女士则去了福州,去实现她的主持梦。蟹先生偶尔会看看张女士的直播,频道不久就会被爸妈换掉,然后蟹先生就会自己的屋子玩游戏。

‘她现在单身吗?’我问蟹先生。

‘不知道啊,但是我相信她会回到哈尔滨的,那里毕竟太远了’

‘哦,那你就是在等她’

‘没有啊,我没有再等她’

‘那你希望她回来……’

‘我希望她回来,但我没有在等她’

‘哦’我还是搞不懂蟹先生的思维模式,他眼里的深情也没有做作的痕迹。

‘你知道吗?’我对蟹先生说‘你的故事一点也不感人’我毫不留情的说出了我的感受,他却如释重负。

‘幸好不那么感人’蟹先生喝光了最后一口咖啡。

‘否则,我真的要等她了’

蟹先生悠悠地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