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和夜晚都在厌恶我

衣长衫薄
在蟋蟀宛如清風的歌唱里沉思,我們的一無所有。

我宁愿自己凉薄如晨露,痛恨这撕之不裂的夜幕。情似长发乱舞,裂如胸口碎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