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理解

绒绒默默roma

这两天马教授说是要辞职了,班群里面消息不断,大家都在说要不要挽留,舍不得之类的。


马教授是军人,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将军。能够过来这边教书的原因是过来珠海这边适应天气,过几年迁居新加坡养老。


我们能够短暂的相聚是一种缘分。


其实我并不想挽留,因为我觉得老师不快乐。


老师不喜欢北理珠这种教学方式,管理氛围,以及学生的学习状况。


之前他带的都是博士生,研究生。


突然过来这边确实会让他很意外和煎熬,老师的授教的热情还是不减。所以才最伤害他。


我希望老师早点回去,找到能够让他为之付出,并乐在其中的事情。


好好安度晚年。


至于缘分的事情,优秀的人能够有个执念,指引他到那个位置上面去。


这个时代,我们从来就不害怕错过什么,而是走哪里就能够到哪里,只要你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