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探戈、狐步舞》一个女人在上帝精心设计下重识自我

蒂娜·菲在这部影片里把女人独特的洞察力和感知力表现得恰到好处,成功地为女性做了代言人,同时也让男性观众感知到了女性的坚强、睿智、短见、迷茫和柔弱。

影片的拍摄方式明显分为两种,一种是稍稍随意一点,用在阿富汗,也不能太随意,因为还要照顾到一些感情细腻的情节;另一种是三脚架级别的稳定拍摄,用在美国场景。影片首先由随意的手法拍摄的在战地的聚会引入,让观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这是在战地。金大喊一声“F”之后,故事回到过去,从金开始接受任务开始。这个过程镜头非常稳定,甚至在机场和男友告别的时候,还用了对称纯侧面的构图,而且去阿富汗之前的戏不是很长,寥寥几个镜头过去,金就坐上了去往阿富汗的飞机。导演紧紧把观众所在飞机上,和金一样,对阿富汗只有根据电视而得来的想象,没有任何空中俯瞰大地的镜头,只有摇摇晃晃的飞机。

走出机场之后,一切看起来并不算出乎意料,一群穆斯林一样的人,乱哄哄的街道,条件一般的住宿等等,应该再想想的范围之内,然而需要我们观众适应的却恰恰是西方人,而不是阿富汗人。

第一个出乎意料的情况是当金只是想问问在哪里可以洗澡的时候,遇到了小有名气的战地记者谭雅,简单介绍之后谭雅竟然请求金允许她和金的安保大兵嘿咻。观众随之被快速引入到电影设定的阿富汗战地世界观,“他们就是这么玩的,好的,明白了”。

但是影片里的金似乎不像处身世外的观众那么容易适应这种毁三观的环境,紧紧“乱性”这一现象就让她崩溃了,而往往越不想思考什么,就越来什么,偏偏在房间楼下,有两条狗在光天化日之下缠绵,金无法不注意它们。在第一次和男友克里斯视频聊天的时候,就在抱屈了,女人天然的依赖性还是打败了坚强,然而联络中断,她还没来得及抱怨够,就不得不自己面对不知多久的恶心的生活。

金的采访活动有霍兰内克将军负责安保,在第一次见面时,霍兰内克对金进行了根据他对战地女记者惯有的印象而发出的忠告:“干好你的活,别整没用的”。还引用了一个所谓“10-4-10-4”的说法,女人无论在国内多没有人缘,到了战地都成了杨贵妃。

然而在一些列的事件后,将军对金的印象改变了,他,或者说观众也同时发现,金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淫荡的杨贵妃”,她绝对是个称职的记者。从她不畏艰险拍摄枪战场面中,可以看出她对职业痴迷的本能,从她对村落妇女故意破坏水井的看法上,将军对她独特的思维角度感到意外,简言之,这娘们干起活来一点都不邋遢,不仅能跟得上男人的节奏,还配合得很好。有意思的是金途中解手的情节,这一点是要强调,不论她干起活来多爷们,终究还是个女人。影片中不时地出现这样的提示,对金最后以女人的选择结束有很好的暖场作用,否则如果观众在全片看到的一个越来越坚强,越来越投入职业的金,到最后突然怂了,会感觉太意外。

金的第一篇报道还算不错,拍到了战争现场,她和谭雅第一次出去聚会。当她们二人走进宴会大厅的时候,不同职业的男人们色眯眯的目光,根本不能叫色眯眯,更像是习以为常、毫不遮掩的“我想干她”的目光,传达给观众一个赤裸裸的事实,性在这里就像是监狱里的香烟。

在路上,影片第一次出现了小骗子,金对他表示同情,给了他钱,后来发现他是骗子,自然很生气。而小男孩后来两次出现,也是铭刻金的改变的印记。在另一个地方聚会的时候,金第一次遇到了苏格兰自有记者伊恩,谭雅提前告诉金,说他是个出了名的色鬼,果不其然,三句不离性,不过人还不错,有这些女性朋友,他毕竟不让人讨厌。

第二天被电话吵醒,她去采访了阿富汗检察长阿里·萨迪克,非常有权利而且有前途的人。阿里刻意表现出伊斯兰人的行为习惯,忽略女人,拒绝与金直接对话,但后来还是被直率的金打动,并且直接对金表现出好感。

圣诞节的庆祝和2004年的大字让观众意识到时间,进来到阿富汗肯定远远超过了原来定好的三个月了,而当金正准备回美国的时候,阿里打来电话,为她提供了一个绝好的采访,金决定接受命运的召唤。此次采访的军阀和阿里都说了同样的话,“给她个头巾,她会像一个英俊的男孩”,也许正是这种对阿富汗人来说,在不应该出现女人的情况下看到女人,仅仅如此,就让他们强烈的感受到了女人的男性气质。

在阿富汗的日子也不短了,虽然支撑金呆下去的动力是让她兴奋的工作,但耳濡目染的性开放也让她对贴身保镖尼克的示好稍有动摇,只不过被突然出现的伊恩打断。接下来的晚上,谭雅饶有兴致地跟金讲一个即将采访的事件,但金和她不是一路人,金对安全可靠性的询问直接扎破了战地记者自欺欺人的信心,她们当然不知道即将采访的事件是否可靠或者安全,只能靠兴致勃勃的谈论采访来壮胆,同时互相吹捧,消除担忧,所以谭雅无助地坦白“她们只能用随意的性和酒精来麻醉自己”。

道德正确,金终究还是要在性方面融入当地人的习惯,所以,克里斯劈腿了,金自由了,怒气冲冲地关上电脑后,她注意到了楼下健身的保镖尼克,特别是她的身材,还有,那两条缠绵的狗,但她哪有那么堕落,打个电话用工作消除郁闷。

在她的贴身翻译法希姆的婚礼上,金和谭雅还有夏奇拉表露了她决定来阿富汗的原因。虽然是一个很小的细节,正常人都不会去发现,但召唤就像密文一样,只会被召唤的对象接收到,一个满足于撰写国内小报,按绝乐业的人,绝不会因为发现健身房里的单车被她骑得往后退了一点点而崩溃。首先金必需对现实生活不满足够长的时间,据需足够的抱怨,其次,她的本能里要有“F it”的洒脱本性,纠结中往往会选择执行,这也反映在影片开始,她仅仅通过一通电话就告知了还在出差的前男友远行阿富汗的决定。今天坐在阿富汗的一个婚礼现场的金的由来和将来,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解释,对金来说,她说出来这些话,对她自己认识自己的由来和未来页是一种肯定。谭雅借此机会将金的反省和认识用来推向自由的方向,“你单身了,你要做你自己。”

于是一段简短的顺利的工作经历出现,之后升了官的阿里向她示好,直接表示希望发展性关系,她在当地的也有了越来越扎实的人际关系。此时的金希望报道大新闻,决定前往比较危险的坎大哈,虽然法希姆试图阻拦,但他们一行人还是去了。去坎大哈这个传统的地区,金不得不穿上民族服装,全身覆盖在一个整体的衣服下面,而有趣的是,导演故意在这个时候制造了性感的气氛,男人们对一点都看不出性感的金投出了热情的目光,特别是阿富汗老大爷,一脸的满意,望着金在身边经过。观众不禁要问:“What the F”,没错,只有你想不到的,正如影片的名字一样:WTF。

在坎大哈,金再一次表现出了勇敢的一面,甚至要比有过绑架经历的伊恩还要勇敢。当然,这一举动导致翻译法希姆退出,他试图向金解释她的危险性格,但金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法希姆的想法,完全没有认识到法希姆实际上真的是在说危险,而不是其他的。正想法希姆举的例子一样,金并不是比男人更勇敢,而是不理智,男人按理说要比女人勇敢,但同时他们也知道利弊,也会理性地分析境况,而此时的金,完全没有理性,处在失去理智的兴奋当中,她的行为和思想正像是犯了毒瘾的人,需要更大的刺激来满足。不过法希姆的说辞确实为金揭开了以前她没有看到的角度,这帮助她找回一些理性。

金逐渐融入了阿富汗的生活,慢慢习惯了一开始让她不适应的记者圈,但作为主角,道德正确,你懂的。就在一个晚上,天时地利人和,金喝醉迷路了,而尹恩此时英雄救美,把她送回了家,而且还英勇地揍了失职的保镖,她才发现这个保镖竟然还是加拿大人,而金曾经竟然对他动过心,天啊。之前的感情培养,被男友劈腿,深处乱世,今夜这么多“竟然”,英雄救美,男子汉气概,汇聚到一点,不仅是主人公,观众都已经坐不住了,理由够充分了,完全不会玷污道德,于是,伊恩和金上床了。

又是一个比喻,伊恩用热锅里的青蛙作比喻,来说明金在阿富汗是慢慢的改变着的,也许对当事人来说,意识到一个人的改变很突然,但实际上这种改变从踏上阿富汗开始就在进行着。清醒之后的金也试图用常规逻辑来捋一捋情况,她的理性想告诉她,和伊恩的关系、上床都是由于负面的因素导致的负面结果,但实际上,她的内心却深知,这些恰恰是正面的,是重拾自己的过程。

感情生活发生了改变,她的事业也进入到了低谷,新老板削减了开销。在和谭雅的聊天中,谭雅调侃了金和伊恩的关系,保镖尼克辞职了,还有,谭雅和金队伍里的阿富汗小伙扯上了,当然,对谭雅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来说,这一切还是为了报道。

翻译走了,报表走了,阿富汗小伙跟别人跑了,似乎一切能为他带来报道的关系都断了。事业上的失落反倒给了私人生活喘息的机会,一天早上光着身子在被窝里醒来,却听到了伊恩刷牙的声音。金此时对伊恩的感情更近了一步,她和伊恩抱怨工作的压力,而伊恩也愿意把自己知道的重磅新闻消息告诉金,并和她一起报道。接下来是一段非常惬意的日常生活,早餐时两人闲聊,含情脉脉,在这种地方,你能想象得到吗,这种关系给人的温暖更加的强烈。在市场上,两人手拉手,就像情侣一样,甜蜜极了,还被旁边的阿拉伯老太太骂了一顿。伊恩看到了骗子小孩,虽然早就知道他是骗子,但伊恩还是给了他钱。在这里,人已经不像在和平富足的社会里那样去计较道德了。但通过对话来看,他们仍然没有更深的进入对方的生命,这样的情况略有伤感,很抱歉,他们的关系也就只能到这么深了,好在,他们可以享受短暂的由好奇带来的各种趣味。

谭雅再一次采访任务中出了意外,虽然幸免于难,但她的行动却让几个士兵伤亡。金和伊恩马上去看望谭雅,让金吃惊的是,谭雅并没有对伤亡和意外有什么注意,她的心思全都在兴奋地拍到了整个爆炸的过程上。

当谭雅负伤报道珍贵的资料的时候,金很嫉妒,特别是目前她连有价值的报道都没有。而在此时,阿里来到金的住处纠缠,喝多了的阿里像是着急追逐交配对象的动物一样在屋子外面手舞足蹈。更是让金崩溃,她的愤怒爆发到了极点。

故事来到了影片一开始的2006年,金不得不决定去一趟纽约,争取播出时间。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金在思考家的事情,究竟什么是家,这样看来,金终究还是个女人,不管是在纽约还是在阿富汗,既然是家,就不仅是屋子和食物,还要有关系,有人。伊恩显然没有观察到女人在这方面的想法,他觉得目前的关系很好,而且他也愿意关系金,只不过,金知道,大家不过是活一天算一天,及时行乐罢了。除此之外,工作上的压力让金提早感受到了生活的威胁,她又要面临改变,有可能失去她还没过够的刺激的生活,她害怕回到办公室里耗费生命。在面临改变的时候,人们往往是首先排斥的,也许安逸的生活最终还是适合金的,但突然让她改变,还是会吓到她。伊恩对她的担忧给娱乐支持和安抚,但他还是不懂女人心,她需要的远比支持要多,要长远。

本以为有目的的一次纽约之行,却发现了意外的事情,她彻底看清了谭雅这类人的本性,人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活着,也意识到了没有感情的生活越来越丑陋、肮脏。此外,金自己身处这个行业,也难幸免地伤害到了别人,因为她的报道,一个士兵被派到别的地方,但在一次任务中被炸飞了双腿。这不是她的错,但也是她的错,她很自责,有很无辜。在纽约的家中,失落的金只能给亲爱的伊恩打电话,此时能和她进行感情沟通的就只有伊恩了。就是在这个处处碰壁的时候,伊恩,懂她的工作,懂她的爱好,给她提供他最想要的新闻报道,无疑是莫大的安慰,二话不说,回阿富汗。

但当金刚落地,她得知男友在采访途中被绑架了,她马不停蹄的去找霍兰内克将军帮忙,将军欣赏金,愿意和谈谈,但没有那么大心思去帮助她,金的睿智给将军奉上了一个绝佳的条件,让陆军因此次营救行动扬名立万,将军当然很愿意。金又狠狠地敲诈了讨厌的阿里一把,让这个阿富汗万事通卫将军提供了伊恩被绑架的确切位置。

最紧张的游说结束,观众松了一口气,金和将军目送着摄影师和一队人马登上飞机去营救伊恩。此时,营救过程已经不重要了,我们也不想看到任何紧张或者意外,但该有的画面还是出现比较好。因此,导演为快速剪辑的营救画面配上了玛丽亚凯莉的Without You,轻松舒缓,堪称经典。

伊恩一个人坐在飞机上呆了一会儿,金上前来拥抱他,安慰他。

营救行动的报道非常奏效,皆大欢喜。金坐在那里看着伊恩开心地描述着经过,伴有调侃。对他来说,也许这只是一次经历,虽然刻骨铭心,但也无非是一次经历,他不会知道金在这背后运用的智慧和能力,当然,伊恩关心金,但仅限于一定的程度,不能改变的仍旧不能改变。金确切地认识到这里的生活就是个死胡同,其实她早就有意识,只是她希望在往生了走一走去发现也许她的生活会与众不同,但怎么办呢,没有不一样,只要她还在阿富汗,或者还在做着前线记者,她就逃不掉及时行乐,缺乏感情的命运。于是,她重新认识了自己,她不属于阿富汗,她首先还是个女人,其次,她是个良心大于客观世界的人,她做到了很多别人做不到事情,但也做不了别人轻而易举就可以去做的决定。也许在准备回纽约与老板争辩的时候她就已经动摇了,但那时的她被沉闷的老生活吓到了,对让人兴奋的战地生活还没有探索够,也是不甘心,正所谓不见黄河不死心。此时,看着伊恩和那些同道中人,金选择离开,如果说当年受够了沉闷的生活,What The F地和过去说拜拜,来到阿富汗是实现自我,今天正处在事业、感情双丰收时What The F地收拾行囊打道回府也是实现自我。

法希姆送她去机场,金再一次看到了骗子小孩,此时她不再用自己的,强大民主资本主义世界的道德标准去看待阿富汗的一切了,对及时行乐的人生观,骗钱的儿童,拘束的女性,以及保守的男性,她都可以看做正常,不是作为客人的看待,而是主观上把这些看得很正常。在送别的那一刻,面对可能再也不会相见的,曾经帮助过金很多的法希姆,她并没有按照美国的习惯给他个拥抱,她尊重了法希姆的民俗,连握手都没有,只是在接过法希姆递过来的箱子的时候,两个人的手微微触碰了一下而已。接箱子这个特写对这种送别表现的那样的含蓄,这个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触碰的双手没有任何动作,动作本身只是接箱子,只是观众对这个不足一秒的镜头投入了太大的期待和意义,连两只手到底碰没碰到都不能确定,真是绝妙的点睛之笔。

回国之后,金完成了她对战地记者世界最后的告别,她去看望了那个被炸断双腿的士兵。士兵过得很好,她没有抱怨,没有愤怒,反而积极向前。金温馨地在他的家里和他的家人用了晚餐,看着他幸福的生活,金高兴地驶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绕了一大圈才找到的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金是一位电视台记者,坐在电视台里,安稳地报道新闻。人生充满坎坷和变数,历来有多少人在战地记者的圈子里进进出出,每个人必然要经历的无数的事件又有几人能像金那样能够真正的发现自我,勇敢的去做回自己。回顾影片里她所经历的一切,缠绵的狗、骗人的小孩、性的步步紧逼、村民炸井、枪战报道、坎大哈报道等等,这一切并非偶然。命运在金最崩溃的时候用地毯上的印记召唤了她,又用这一个个的事件帮助她了解他不知道的世界,帮助她发觉她未知的自己,又通过生离死别和皆大欢喜来推动金做了回归自己的决定。金的经历绝对是个传奇,没有几个人能像她这样幸运,所以,像这样传奇的女人,有哪个男人不会永远记在心里,最后的镜头里,金恰好要卫星采访伊恩,在空闲时间,伊恩还邀请金在纽约见面。5,4,3,2,1,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