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枪与原则

林佐伊

《手枪与原则》

我是一名杀手。

杀一个人很简单,用什么物品都可以杀死人,一双筷子,一只手套,甚至是一根粉丝都可以杀人,但是完美的杀人很难。似乎什么事情做的完美都不容易。

可是我可以近乎完美的杀人,悄无声息,毫无痕迹。这是上天赐予我的能力,我接触这个行业不久便就精通了潜伏、暗杀的本领。因此我很快冲击了杀手名单,位居杀手榜前列,也被许多高阶级的人士所知晓。可是,除去杀人之外,我是一个很平庸甚至还有点糟糕的人。

在杀手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有的人喜欢远程狙杀,安静平稳;有的人喜欢炸弹爆破,瞬间艺术;有的人喜欢刀具砍杀,血液喷薄。我也有自己的偏好,我喜欢在目标独处的时候,潜入后用M1911A1式手枪对其进行暗杀。

在暗杀之前,我更希望可以和目标讲一两句话,这样不会太突兀,更不会让对方留下我很粗鲁的印象。即使他将成为一个死人。我很欣赏《处刑人》中兄弟俩对魑魅魍魉行刑前说的那一番话:我等将成为牧羊人,为了你,我的主,为了你,从你手中继承权柄,我等的脚步将迅捷的执行你的旨意,用他们的灵魂,让这条流向你的河生生不息,以圣父,圣子和圣灵之名。可是,我不会在杀人之前长篇大论,因为那样既会损毁优雅的意境,又会让对方觉得折磨。因此,我会简单的问我的目标,你知道我吗。介于我暗杀的目标多是高层圈子的人,所以不认识我的人寂寥无几,大都会回答我,认识。之后,我会以你知道的太多了做为冠冕堂皇的理由用手中的枪将子弹贯穿他的脑袋。

被我杀过的人我普遍没有印象,除过一个人。他是一位位居政界,但是树敌无数的政客,暂且叫他T。

暗杀T的那晚,他正在住所的餐厅中食用晚餐。虽然他家中只有一个人,但是他却点了了蜡烛,仿佛在与一位美丽的幽灵小姐共享美味的食物。我拉出椅子,坐在桌子的一边,他的对面。他出奇的冷静,不同往日其他人一般噤若寒蝉。T也是一位优雅的人,他为我倾倒了一杯似血液的葡萄酒,又为了我盛了一份八分熟的牛排,酱料是他自己调制的,这是他最自豪的事情之一。在我的血液成为你我之间红色的河流前,何不先再吃一顿美味的晚餐,他如是说道。

听取了他的意见,我将盘中的牛排大快朵颐。之后,放下餐具,交叉双手,我问到,您认识我吗。那是第一次我对将死之人用您。不认识,他轻快简单的回答。我愣了一下,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说,但这是T的小伎俩,我很清楚。

于是,我举起枪,对准他。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信息如此泛滥,而你太过无知,无知也是种罪。我微笑着,他也微笑着。枪声响起,子弹喷涌而出,碰触皮肤,溅起一朵盛开的血色花朵。

在那次暗杀之后,我开始质疑自己原则,以及我究竟该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是我现在想通了,如果有人问我你的原则呢,我会对他说,完美是无法有原则的,优雅也可以很随性,更何况许多事情不需要原则。如若你遇到一个沆瀣一气的人,即使他是你的敌人,你们成为朋友又何妨。原则是定给自己的,而错误的原则没必要太过固执。

毕竟,在这架去往我向往已久,却因为工作而束缚无法前去的城市的飞机上,我的身旁,T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