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我,有多远走多远

梁景

请你要慷慨,留给我的,务必彻底放下。

已在孤寂之路上飘零许久的我,给你写信,以天地之名,个人之情。

分你一捧世上最清澈的泉水,带你听哀转久绝的啼鸣。

我曾身负不堪,遇人不语。深夜的薄雾是我唯一知己,某处窗台上有潜逃的曲子。

我一呼一吸中,物转星移。

不必苦心打探我的下落,也不要寻迹追来。

我要走的地方很多,你忍受不了孤独,也支撑不了热闹。

怪异如我,正在缄默中消亡,闻得到寒风里的铁锈味,听得见尖锐汽笛中的低低抽泣。

我绞尽脑汁,让你有三分之一的感同身受。装满绝望的瓶子里,是我为你准备的包袱。

希望你,呼吸着绝望,同一切抗争,借着微弱的力量,走远一点。

你每次嚎啕,有星光偷看,有飞鱼嘲弄,有生命中狠毒无情的轻蔑使你进退两难。

打开我给你的包袱,你会听见我的心声。

你我,有多远,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