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尘

 希望此文可以在狂热的夏天亦或是滚滚红尘中给到喜欢它的人一丝恬淡,那便是给我好的礼赏。

                           蒙尘

   六子最近学会了一项技能,与其说技能倒不如说是一种无奈。一年前的车祸让他的身高从一米七五变成了一百一十五公分,是的他的人生就从那时改变。篮球场再也不见他跳动的身影,学校东边的那片草地也再没有他和燕宁躁动的荷尔蒙,甚至他离开了学校再也没有回去过。

一场车祸扯下了他和这个世界荒唐的面具,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他不再有和同学表露的优越家境和领导父亲,只有为手术费而在烈日下的工地里挥汗如雨却又瑟瑟发抖的六子爸,像极了罗中立的那幅名画。这里燕宁也不在了深深的隐藏了过去,从前的无数个美好而躁动的夜晚一去不复返,就好像一闪而逝的海市蜃楼。这里社会第一次在他21岁的生活里面露狰狞,司机肇事逃逸,吃瓜群众一般的同学们得知真相后组织了两次数额不大的捐款,随着六子退学也就没有然后了……

六子这一年因为护理条件跟不上和自己自暴自弃背上长了三次蛆虫揪出来的时候撕心裂肺,无数次屎尿横流的自暴自弃。世界是黑的,这么大还从没出过省,但是他的人生已经结束了,他自己常常这样想。直到最近一次,他想上吊一死了之的时候意外的摔到了家里的夯土地上久久的不能起来,却发现了多数人无法察觉的视角,身体匍匐着在地面一切的渺小都从未如此清晰和真实,地上永远也扫不净的灰尘,灰尘下沟壑纵横的裂缝,裂缝里爬出劳作的蚂蚁,蚂蚁搬运的虫卵。六子想起了他还没出事之前经常冬天一个人走在冰雪覆盖的河面上,抬头看向远方那是一种绝世的苍凉。就这样他以这种角度一直呆到了家人回来。此时窗外一个杂货店放着谢春花的《借我》 。

从此六子的世界不再一样,如若有缘,我们路上和六子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