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大的葡萄

王大大的家住在上海嘉定的马陆,是一名普通的葡萄种植户,认识他,是因为他是我一位好友的老丈人。

记得初次见到他的时候,皮肤黝黑,体格敦实,不善言辞,脸上一直浮现着憨厚的笑容,忙前忙后的招呼着我们吃他种的葡萄,偶尔也会和我们谈谈他的葡萄经,可我只是不以为然的听听罢了,葡萄很新鲜也很甜,我们是吃了还要拿,他手脚麻利的帮我们把装葡萄的箱子塞满,塞到我们手里的时候总是说:“想吃了再来拿”。

由于朋友的这层关系,年年都有免费的葡萄吃,不够吃了会去市场买马陆的葡萄,但总觉味道差点,每每就这个问题去问朋友,往往是得不到答案的,得到的却总是又一箱葡萄。

一晃几年过去了,有机会去马陆,决定去拜访朋友一家,一进门,就看到久违的王大大热情的迎了上来,老人家身体还是很健硕的,脸色也依旧的满面红润,头发却已全白,依旧操着难懂的吴语向我们嘘寒问暖,一番客套之后一起前往他的葡萄园。


葡萄园的规模已由原来的5亩扩大到8亩,园内打理的十分干净,干道上铺了水泥路,新修了农舍,还养了不少鸡,看得出花了不少心血,一颗颗葡萄树枝叶茂盛涨势喜人。

王大大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和我说一定要让我看看他的葡萄,他小心的除去葡萄袋,一串串晶莹的葡萄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小王来看呀,这是金手指,等立秋还要黄,个头大吧?我的金手指在马陆可是数一数二的。”王大大兴奋的对我说,好像在介绍自己金榜题名的孩子。

“这是玫瑰香,吃到嘴里一股玫瑰的香味,等会我带你再去看看巨峰,这几年我的葡萄长得越来越好了,你晓得吗。”看着他孩子般的幸福,我不禁被他所感染。

我不由的问他为什么市场上卖的味道和他家的差别这么大?说起这个,王大大可是一脸的自豪:“那当然,我的葡萄都是用有机肥,品种又好,我年年都总结经验的,这种葡萄学问大了,哪个环节做不好就给你看颜色。”

朋友连忙向我把话题岔开,算是暂时结束了王大大的唠叨,后来朋友告诉我葡萄品种的选择和种植数量都是经过精心算过的,不能说哪个好吃就多种,向土地的索取不能过分,否则第二年单一品种的产量基本就很低了,还有就是每年立秋后的葡萄是最好吃的,立秋前的葡萄口味和甜度都不够好。

由于王大大坚持用肥料都必须是有机肥,所以造成现在成本较高,而且不肯用技术手段早熟,所以虽然现在到处都在卖马陆葡萄,他家一粒都还没买。

我问他为啥还没开园?王大大说:“等立秋,立秋过后再卖,还没熟,不好吃的”。

临到离开,王大大还在忙碌着他的葡萄,朋友说了声;“丈人已经70多了,老了,有些事情说不清,太固执了。”说的我不由的有些伤感,真心希望你和你的葡萄都健康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