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时间

Nana L

当你上司因为工作压力大而炸毛,不停的跟你挑刺的时候你咋办?

今天我的上司就是,情绪波动好大,浑身带刺,我都忍不住在她背后翻一个白眼以平复心情……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意识到。

对待炸毛的上司又只能表现淡定而且态度极其谦逊的我,其实心里还会默默地也立根刺--在对她的印象又用刀划了一道痕。像我这么注重第一印象(也很大程度解释了我是一见钟情的style)的人,通常遇到都会忍,只是近几年莫名其妙开始不再那么能忍了。强大的忍功破功了。

但我还是会偷偷地做着小小的抗议:每次当我们相处友好时,我给她发的邮件都是Dear xxx;而当她情绪崩掉不停向我挑刺的时候,我给她发的邮件都是Hi xxx。她是个超级大忙人,都不一定注意得到。而作为一个能从一个词想到一整个剧本+衍生剧的双鱼座来说,一个dear真是工作中虚伪的甜言蜜语套近乎。但无论如何,办公司政治,套得住近乎就是本事。

因为一个挺蠢的机票更改规定,原定9月逃出北京,10月陪妈妈玩遍中国,11月吃遍广东,12月滚回Raincover的计划……全线失败+乱套。为了期待已久的陪妈妈旅行+赖在家里把妈妈做的菜吃到腻,想到的办法就是把这份做的战战兢兢的实习提前打住了。而且居然妈妈也同意。

九月的大中国太美好了,谁不愿意呢。

待了五个多月的大北京,完美的诠释了越近的地方皆为盲点的理论(如果没人说过,那就是我说的),基本上哪都没去过。除了之前有帮酒肉朋友,好歹让我吃到了不少三里屯的美食,感受了下遍地的假酒,还有偏离性感跑到色情频道的夜店女王们……我只能插播一句你们爱听不听的话:请在时装周去米兰夜店&请在假期去墨西哥夜店。人对于禁欲美和不受打扰的自由的追求,在这两个地方真是被感受到了极致。

跑题了。由于猝不及防的变化,我现在就要开始为未来几周做周末计划了:作为游客逛遍大北京,作为学生再去一次北大,作为伪艺术家再去做点高大上的事……然而生活还有各种苟且和费劲事:把各种会员卡用完,把该洗的收拾的扔掉的一切不该让妈妈看到我又偷懒没干的事情做了(这比啥都心累,repeat,不是累,是心累),还有各种房子车子手续的问题……

虽说非常怀疑自己的毅力,或者说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一直打算用一个月时间让自己脱胎换骨呢。去健身、跳舞、矫形、学一点小技能、这样那样的一切to be a better me工程。突然想起我的上司有句话说对了:我发现你有的时候还挺能找excuse的。我当时听着挺不爽,因为在当时的境地来说,我已经将工作在我认知的范围内做到最好……但现在这句话放到我的生活中,简直是实实在在的一巴掌。打的那叫一个响亮。

懂得很多大道理=喊了很多空口号,我们当然不能过好这一生。

又是流水账的一夜,说起来颇怀念初中能保证每天2小时坚持写日记博客的我。有感,才能从中而发。我大概除了不再看书流失文采以外,最重要的是对大多人事无感了。

晚安

于一个天气无比好的夜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