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

早晨不到七点半, 大力疯狂摇醒我「妈妈 mama get up」, 还没等我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就抛下一句「read a book」

「你要读什么书which book would you like to read」, 他想了想说「ten apples」我的内心在咆哮「为什么又是dr seuss的智障书!?

他跑去拿来丢给我, 又抓起被子把自己裹好, 催促到「妈妈 快read」

真诚地说这本书真的挺适合这个年龄段孩子的, 有反复的韵律, 用词简单, 形象只有三个, 但又有新词穿插出现。 唯一的问题是, 大人会觉得很二, 尤其是一天要读十几遍的大人。

就仨动物不停比赛往头上顶苹果,从一个顶到十个, 最后相亲相爱的故事。

我一边读他一边看, 时不时来一句「what is this」「what is that」, 问的我快招架不住, 连回笼觉的希望都被渐渐破灭了。

不知道读了几遍他终于不再数苹果了, 一边喝奶一边自己说起故事来, 我想跑去厨房拾掇个早餐都被他拉回来, 坚持道「妈妈 nonono, sit down」

好不容易在拉扯中结束了早餐时间他跑去浴缸泡水, 一边玩一边喋喋不休, 每一句喋喋不休中还得夹杂著「妈妈」。 「mama yu washing the leg」「mama yu washing bowl」「mama hot」「mama 」「mama」⋯

以前总有一堆人担心大力不会说话, 而现在当每天早上我受到他从get up开始的一连串爆击, 我总希望他不要说话。

周瑷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