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侄儿

大侄儿破壳而出的时候,我正在上高中。拜他所赐,我人生第一次开始荣升姑姑一职。

襁褓之中的大侄儿哭了,奶奶一摸,原来又尿了。奶奶抓着他的两只小脚丫,往上一提,拿掉已经被尿湿的尿布,谁知大侄儿意犹未尽,还没尿完,一股童子尿悉数飞进正在哇哇直哭的小嘴儿里。

他断奶的时候,大嫂和他隔离了几天。大侄儿晚上想妈妈了,哭得泣不成声。我给他买了他最喜欢吃的思琪乐跳跳糖,在一旁逗他:思琪乐~大侄儿一边哽咽,一边不忘接腔:跳跳糖。吃货本色已开始显现。

大侄儿一天天长大了,中午,常常会蹬着他的小三轮车和奶奶一起来路口接我放学。

我也每次都会想着用自己的零花钱从学校门口买一个糖烧饼给他吃。

我上大学的一年暑假,家里的大人有的出门,有的上班,安排我看大侄儿一天。结果我在和他玩捉迷藏的时候,一疏忽,他从两级台阶上摔了下来,脑门上磕了个大包。我心疼死了,特别看大侄儿一边哭还一边让我抱,竟丝毫不怨恨我,更觉愧疚不已。其实他刚三岁多,哪里懂得怪人呢?

大侄儿五周岁开始上小学,居然毫不吃力。

有一天,他跟着小姨去小姨单位玩,小姨的同事逗他:哎呀,这孩子长得真像小姨!

大侄儿不爱听了:我像我小姑,我不像我小姨!

大侄儿遗传了我的酒窝,全家人只有我们俩有酒窝。连张小妞都没能遗传到。

上大学时,每次放假回家,我会用省下的为数不多的生活费买些家里没有的小吃或文具给他。

大侄儿七八岁就打得一手好麻将,常常拿着零花钱过来陪爷爷奶奶打麻将,结果竟常常和牌。偶尔输了,也不着急不赖账,牌风甚佳。大侄儿一直学习成绩不错,不知和我国国粹的启蒙教育有没有某种关系。

我结婚了,生了张小妞。已上小学的大侄儿跟着奶奶来唐山过暑假。我变着花样给大侄儿买好吃的。

时间过得很快,还有几天大侄儿该回家了,他摇晃着我的手,眼巴巴地望着我说:小姑,你再好好想想,唐山还有啥好吃的,是我没吃到的?再好好想想!

大哥曾经经营过一个大众浴池,还在上小学的大侄儿对浴池的运营很是上心。常常放学后跑去浴池视察,一见面就询问大哥:今天赚钱了没有?赚了多少?

他和奶奶讲过自己对浴池的宏伟规划:男的如果来洗澡,就由大哥去搓澡,女的大嫂负责,他自己则负责给小朋友搓澡。

忘记是上小学还是是上初中的时候,大侄儿和大人去早餐店吃早点,一不小心,一屁股坐进炸油条的锅里,幸好是冬天,大侄儿又穿了棉裤,有惊无险。这怕是我记忆中他人生中最惊险的一次经历了。

大侄儿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开始了三年的寄宿生活,一向娇生惯养的他,居然很适应远离父母的集体生活。

一次我休假回家,已跻身学霸的他,忧虑的问我:小姑,我字写得不太好看,会影响高考成绩么?我安慰他:只要把字一笔一划写清楚,卷面干净,不会影响分数的。

高三那年,我跑到新华书店给他买了薄冰语法和作文素材,邮寄给他。

我在北大读在职法律硕士时,大嫂打电话向我求助,说大侄儿最近学习情绪有些波动,让我写信开导一下。

我去北大物美超市买了印有北大校名的信笺,洋洋洒洒写了几大页,绞尽脑汁激励他。

去年归宁,大嫂还说,那封信一直被完整的保存在家里。

大侄儿高考成绩很理想,数学居然考了满分,幸运的被武汉大学录取。

大侄儿大学一舍友家境贫寒,大侄儿让大嫂给自己买鞋的时候,一并给同学也买了一双邮寄到学校。

上大学的大侄儿已经长成了一米九的小巨人,成为武大模特队的男模。

大学毕业后,大侄儿成功考取帝都某中直机关。

大侄儿来唐山看我,我带他去逛超市。穿梭在货架之间,指着林林总总的食品,我不停发问:这个想不想吃?那个呢?那个喜欢吃么? 总觉得他孤身一人在帝都打拼不容易,总想让他多感受一点家的温暖。

大侄儿有点招架不住:小姑,我长大了,不象以前嘴那么馋了。

大侄儿刚进入机关工作,着装还像个孩子,我带他去商场买衣服。本来叫我姐的售货员,听大侄儿喊我小姑,第一次开始喊我阿姨。

大侄儿来去匆匆,每次他走后,总觉得心存遗憾,总在努力回想,是不是又错过了什么好吃的没买给他。

前两年大侄儿去新疆锻炼,还特意从新疆给张小妞邮寄了好吃的新疆大葡萄干和薄皮核桃。中秋节还收到了他从新疆某景地邮寄来的明信片。字已经写得很好看了。

现在的他,也开始在北大攻读硕士学位。

大侄儿几乎天天跟大哥大嫂通电话,还常常往家寄钱。有一年春节还给家里网购了新的液晶电视。

去年特意安排年迈的爷爷奶奶去北京游玩了两天。

每年过年回老家,都会跟着大人回老家祭祖。

我夸他孝顺,他则回应说是受了小姑的影响。

姑侄俩相互吹捧,一团和气。

大嫂曾告诉我,大侄儿理想的生活是:自己能够赚很多很多钱,买一栋很大很大的房子,把全家人都团聚到一起,特别是弟弟妹妹们,他想作为大哥照应着他们。

大侄儿多才多艺,爱好运动,特别是跑酷,还参加过马拉松比赛。是单位篮球队和足球队的主力,会弹吉他,酷爱唱歌,周董是他的最爱。

上个月,他帮张小妞抢购了五月天的演唱会门票,说要助力妹妹张小妞高考。前两天还在微信上叮嘱我,一定要提前温习一下五月天的歌,好参加下个月在鸟巢的万人大合唱。

亲人之间,也是讲究缘分的。大侄儿是我最喜欢的晚辈。

奶奶也曾告诉我,大侄儿也曾跟大嫂说:妈妈,你知道不知道?小姑太疼我了!

顺便给大侄儿征个婚哈。

大侄儿心地善良,孝顺父母,热爱生活,喜欢爱健身的女孩,最好有点灵动有点睿智。

手边有在北京工作的90后单身妹子,见此圈后速与姐联系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