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帆石”的悲歌

作者:林发荣

【 福州平潭岛,海上有一“天下奇观”----石牌洋又称双帆石。两个石柱,一高一低,如帆如碑,巍然卓立。古人有诗赞曰:共说前朝帝子舟,双帆偶趁此句留;料因浊世风波险,一泊于今缆不收。】

雾锁海岬,我们在雾里相遇。透过迷茫的细雨,海平线上有你的身影。

渡轮在烟波万顷的海面上破浪前进,远方时隐时现的仿佛是只双桅帆船。

灰色的天穹下,海水正在涨潮。早已不见微波粼粼,只见波涛暗涌,周围一片青黛。海风不再温柔,海浪拍打,船身颠簸。扶着船舷,我站在船头,极目晀望。任衣裳飘飞,任思绪飞扬。急切地要去探视你,那缓缓逼近的两面石帆。

帆在远方,遥遥水际,茫茫思魂,所有的景像都和梦中一样。千百次,心海中飘荡着的正是一只美丽的双桅船。风正帆举,起锚远航。有时海水如镜,我歌我行,总有宁静的港湾在牵挂。有时海浪滔天,我心如铁,犁开的是一条希望的浪线。

天也蓝蓝,海也蓝蓝……

多少年后,孤帆远影碧空尽,泪水打湿了希冀,幻想逐渐苍老。梦里那声声的呼唤,由激昂而低落;高高的桅杆,白帆不再升起。心如止心,波澜不惊。可我的思念没有枯萎,总有千般的回味,总有万种的酸楚。而那双桅帆定格的是一种纯色的洁白如雪的风景,让我有了一生的守望。

我在祈求风景,仿佛在风暴中才有安祥

渐渐地所有的海礁海岛都隐退了,唯有你那样地靠近我。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叹,啊!我向往的帆,我梦中的双桅帆。远望,你只是大自然水墨画中淡淡的两点;近看,却如此让人震撼,壁立千仞,气势雄浑。亿万年的风雨侵蚀,你早已华丽转身,成了礁,成了石。梦中的帆或已千疮百孔,而你却依然完好如初。

一高一低的两面巨帆,前后参差,搁浅在这小小的海滩上。岁月之河永恒地奔流,而时光仿佛凝固。你已经不再是驿动着情感的帆,你不必漂泊,你不必寻求。海鸥划过水面,清啼几声,可会惊醒你的清梦?夜里暴风骤起,巨浪排空,可曾激起往日的豪情?

分明带着满襟的悲壮感慨,分明带着满目的岁月风云。风云太多,感慨太多,晴雨变幻太多,你已经领略了昨日星辰的灿烂,倾听了潮潮汐汐的欢歌。可还记得当年飘浮大海,祈求风暴的悲壮和遥遥无期苦涩之旅的绝望?再也享受不到奋斗带来的欢愉,永远就离不开寂寞的注视了。

你有了盛名:泮洋石帆。你成了平潭代表性风景。但你只能望着大海遐想,临风伫立,是帆也是碑。所有为墓立的碑都悲伤,而所有要起航的风帆却不是都沉重。可从来没有一叶帆,如你这般沉重。有谁能体味,背负虚名的重荷而无法远行的悲哀?

----------------------------------------------------

我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也不是逃避幸福而奔向他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