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夏天了,因为它漫长的看不见尽头。它代表着慵懒和假期,我记得以前的夏天没有这么炙热,空气中中夹杂着花露水痱子粉和游泳池消毒水的味道。

冰箱里有数不清的碎碎冰,翻来翻去找到那一根乳酸菌味的才肯罢手。

QQ上此起彼伏的叩叩声和偶尔的咳嗽声,我的头随着摇头风扇摇晃着。

学着大人的模样喝着啤酒再边吐着边说好苦啊,毫无顾忌的晒着阳光听着蝉鸣却丝毫不觉得扰人。

一觉醒来身上都是凉席的痕迹,翻出冰箱里已经冻的冰凉的绿豆汤畅饮一碗。

还有那把已经破旧不堪却依旧被我们争抢着的蒲扇,最开心的日子就是跟着父母去小便利店里批发完冷饮生怕它们融化匆匆忙忙跑回家的那天。

现在才知道那样的夏天是“限定版”,并且已经绝版了,剩下的只有年复一年擦着汗水热的让人恼怒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