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的事

正如我无从所知你做决定时心理的细枝末节,你也无从所知我给你的信原本是一封脉脉深情的情书。我本以为可以让爱站在原地等你一生,等你回头。然而我很快知道在这段关系里我唯一需求的情感,你彻底背叛了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偶尔还会回忆起昔日的柔情,并不需要你出席。

一只柔软的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