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培培走的第二天

明天开始我要看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听你喜欢的歌曲,或许我还不够懂你,但是我愿意一点点学着去读懂你,欣赏你。培培本来就不是肤浅的女人。

晚上6点就给自己下班了,第一你走了之后,我心里好乱。第二我想去把摔碎的手机屏幕去修一下。顺便散散心。

在去修手机的地铁上通过对面的玻璃,看了自己一眼。唉...这货一眼的颓废和失落。这不是当年骨子里无比骄傲,雷厉风行的赵杰了。他变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所认定的真理,曾以为只要努力地奔跑,努力的进步,就能快点见到未来的那个无比强大的自己了。但是玻璃里面的那个未来的自己,开始骂这个傻逼: " 你为了见到一个一身铜丑的我,这一路上失去了太多太多,要欣赏沿路的风景啊,有些东西错过了,就不会再遇见。

地铁提示到站了,我猛然惊醒,走下车去。谢谢未来的赵杰及时提醒。

由于去得比较晚了,维修费的师傅快下班了,师傅为了完成工作为我加了一会儿班,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不断地讲着:‘’师傅谢谢,师傅辛苦了。‘’

晚上9点回到家上问了一下阿杜,“夏培培今天有没有消息,我真的想她了。”然而并没有听到什么,我想听到你的消息,又害怕听到。我害怕你喜欢他。我是有点妒忌他的。在如何照顾女朋友方面,我一定会向阿杜多学习。我要学着懂你了。表面上装得很坚强,不断得安慰自己,实际上不堪一击。

拿出字帖和毛笔,听着电台,在餐桌上临了两张《兰亭集序》,突然感觉到有点饿了,想吃点面条,因为胃里实在难受,其实强装的坚强,根本骗不过身体,医书上看到过,思虑过度则气结易伤脾,脾实际上就是现代医学中的胃了。已经一天没有饥饿感了。状态越来越差,身体在向我这个傻瓜宣战。他不想让你走。

现在晚上一下班,我很想回家。但是走到门口,用钥匙开门时,我才意识到夏培培不在了,我冲进卧室,一片漆黑和虚无将我的希望打入地狱。我害怕了,我害怕看到你留下来的四件套,害怕看到你整理的书籍,害怕卧室里面你留下的味道。房间变得无比冰冷。我害怕睡在里面。我特么真是个非常念旧的人。

曾经那个总是充满正能量,给别人鸡汤的赵杰遇到麻烦了,我跑到卧室,想找到老罗的那本《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看看封面,给自己一点点正能量。温暖自己。但是那本书貌似不见了,我得再买一本。

今天听了你上次推荐的好妹妹乐队的《谎话情歌》,今天你应该去了保利大剧院看了表演,很想陪你去的,哪怕是站在门口听回音也可以,可是我这个傻逼把这个机会都搞没有了。明天开始我要看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听你喜欢的歌曲,或许我还不够懂你,但是我愿意一点点学着去读懂你,欣赏你。培培本来就不是肤浅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