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碗粥记

慕白风雨中

季至大暑,时推深夜。

掩门,孩子们都已熟睡!

揭盖,桌上留有一碗大米绿豆粥。这大半碗粥,大米居多,绿豆偏少。捧起,温热,慢慢喝。

无冰,自无冷!

无梅,应无媚!

无糖,最后一口却是很甜。

半碗粥,站着喝完了!

斗大汗珠,贴额滴落!

斑驳岁月,似水年华!

最喜它,解渴解饿又解乏。

葛优躺般沙发上,很快入梦。

忆起:

茫懂年少时,与治、硕、亭相聚登州路,把酒言欢,自是喝出一厂扎啤的香甜,这香甜足以希冀每个人初衷的未来。

去年冬月中,独一人逶迤虎穴山,饥肠辘辘,于僧侣食堂觅得清粥两碗,油炸花生若干,狼吞虎咽后,饱力登山,望江水滔滔,一扫心中滞晦。

怎觉心中万千字,奔奋而发,欲挥墨而就。

这时屠长卿咿咿唱答闯进来。

问:木清泰具已成仙,你可想这方术?

我摇头作答:我亦留恋这半碗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