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 来

王鑫雅

世间所谓大事无外乎生死,人生在世短则几十载,多则不过百。站在生死的边缘如何抉择,或许我们并非只是单纯的存在,在几度空间的背后也许有更多的物种,他与你我共生存,经历本该经历的,或浮华或潦倒,或伟岸或众小,一切本就是一场来得及或来不及的发现。

当我们知晓孰真孰假,在变幻与不变的几度空间,如何自处便成了一个问题。向上的力量是积极的状态,但最终的结果远不及过程的美好,我们在路上的经历致使我们达到最后的目的地,然而最后的目的地并非是路的尽头。最初的追寻是体验的美好以及单纯的清欢。使然,认知是方向行动是路程,即便你我认知共同而方向不同,在行动是路程的路程中我们依旧相信远方的诗。一往无前总是好的,牵挂和羁绊也是有的,左右我们状态的是障碍,而我们拥有的是责任。事件是冥冥中的注定,而选择权在我们手中。的确我们要脚踏实地,但并非死磕。耕耘不一定会有收获,但是田地在这里,你在哪里?

正视自己,如何活着才应是对自己的尽职尽责呢?芸芸众生,身份不同,责任不同,不同身份的人勾选不同的使命,从而造就了独立人生。征程中,所有的境遇或好或坏,要么忍要么狠,不必纠结于此,不是学会生存而是学会生活。但是偶尔也会恐惧人生,叹息生命的短暂,觉悟的高远,有生之年的无能无力是最大的羁绊。于我们而言起点并非起点,是我们走向终点的过程,在我们无能为力的时候被迫选择起点,开始了我们的征程。或喜或悲的过程都是独家印记,其实所有大起大落不过是世事浮沉,都是同一水平线做不同运动方向,终究会回到原始状态。但过程的喜悦与悲怆是真实的收获。生命的尽头并没有极致,所谓的至高点是偶然的天赋运气及后天的努力,其实我们是随意的人,不是洒脱,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喜欢某项事物或者并没有达到更高的兴趣点,大部分已知的都是被动创造出的,是现实生活的虚拟表现,在其中我们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或稍显天赋的位置用片面的以为来掩盖事物的本质,虽然如此但是期间创造的价值又是引以为傲的,但与我们内心真正符合吗?也许未必,人生是一场征程,长则人生,短则修行,也许未来的我们在完成修行之后会转战另一度时空,亦真亦假,亦虚亦实,无人知晓。

仰头看天空的蓝,路边的几片野花,不知灵魂的深处究竟应如何清醒。置身于此,不只是想表象的活着,或者说是真的无辜,想要追求更好的真我,在这尽是繁华的世界,曾经听说污秽,却不想过多言语,或许是现实让表达如此局限,向左向右或向前,方向是自己的意愿,甚至睁着双眼也看不见路的尽头是哪般,无论怎样也要付诸一笑,大步向前。

曾经的低谷并非过眼云烟,只是暂时的搁浅,潜意识里造就了现在我们,人生得以升华务必是觉悟的变化。越是生活清欢,越是倍感不安,相反惶恐会让人更心安,惶恐会更清晰的指明方向给予力量,在诗和远方之前映入眼帘的才是最美的。

追求灵魂的安歇,从而明白自身的方向,人生价值的畅快淋漓以及内心的无比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