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病了

死亡遗产协议里的甲方,就是她自己。

父亲也在病床上,母亲照顾父亲没法陪她。

丈夫对她漠不关心,她只能自己躺在担架上,自己CT,自己核磁共振,再自己面对检查结果。

早上下床的时候摔了一跤,倒水的时候烫到了自己。

她开始担心自己的病情会让她没法照顾好自己相依为命的,叫包子的猫。

她在等周四的专家会诊。

希望她能等来好消息。

白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