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行杂记

林岚

有没有在某一刻触摸到真实的自己。


欲望幻化成怪兽,闪烁着奇异的流光,危险而诱惑,迷离的召唤,不经意间吞噬灵魂。人潮涌动的地方是奔波劳累的众生,假相的繁华,麻木而热闹,使人忘记本来的面目,回避孤独。熙熙攘攘的走着,被人潮推向前方,走着走着就到达了彼岸。


喜欢一个人静静的走着或远远望着忙碌的人群。坐在位于20几层的办公空间,那里陈设前卫富极设计感,总有迷离的不真实。这是我曾追求的东西,为她我又曾失去些什么?就像浪花奋力的扑向岸边,想抓到更远的沙砾,想像那前一浪触及的地方究竟有隐匿多少奇幻,可我们最终得退回到大海,那是水应该在的地方。


在医院打点滴,旁边的女孩在向人抱怨她的爱人,一副罄竹难书的模样。周遭戾气蔓延让人如坐针毡。

两年前我也有过这样的状态,将自己的不如意变成利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最坏的往往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你自己如何去寻求内心的答案。

不是找到对的人,如何让对方对你好,而是自己怎么能走的更远更稳当,不苛求更多,本心而做。

期盼就像个五彩缤纷的泡沫,欲望吹其所大,破碎起来惨烈喷溅的范围就有多大。

初心注定结局。


楼下的腊梅花又来了,阳光透过枝丫,花朵熠熠生辉。还是去年同样的树,开出了今年的新梅,对于一棵树,一花一季,一年一轮回,之前的雨雪风霜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吧,开好当下这一季,最美不过。

人总是用各种习气和情绪煎熬自己不得解脱。这也许是有情生物的根性。佛教教导弟子修习禅定,镜中窥己,又有多少人能参透。大家熙熙攘攘的赶路,麻木的忘却。就像前几天看到的一副漫画,安有防护网的窗内,一个想要逃离现实的男人,最终在暗夜里喷出一口烟,目送烟雾轻松溜走……就这样按部就班吧,如此还能怎样?我们学会了用自我安慰来逃避。


年龄越长,越会唤起更多童年的记忆。人生就像一个圆圈,最终我们会与起点相遇。

我身边曾有两位老年痴呆症亲人,她们最后渐渐用记忆和行为倒退的方式回到过去。看到几岁的女孩子会拉着叫小孙女的名字,见到我则问我婆婆-她的女儿,这是谁家的新媳妇。一会儿又收拾包裹要回它早已没有亲人的娘家,一会儿又要将食物藏起躲避土匪。

弥留之际的一位则是以新生婴儿的睡姿,渐渐走到人生尽头……


一生很短,希望剩下的日子还有时间过成你想要的模样。最高级的幸福是向内求的,调试自己的内心,接纳而不回避,包容而不苛求。外在的无法掌控,执着会使人沉沦苦海。"不以情绪和习气煎熬自己,即是当下解脱。"


相遇即是反窥,因果象一张网,你我都在其中。遇到你成就我,每一个相遇都是必然的修正。

病中赖床,享受孤独。杂言乱语随心而舒。

走吧,回到尘世,做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