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杀死一只知更鸟

“知更鸟唱歌给我们听,什么坏事都不做。它们不吃人们园子里的花果蔬菜,不在玉米仓里做窝,它们只是衷心为我们唱歌。这就是为什么谋杀一直知更鸟就是一桩罪恶。”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梅科姆县或者是南方大部分的白人对黑人鄙夷,小孩子或者是常人把阿瑟称作拉德利家的怪人,都没有什么确切的来源,但大家的态度都及其一致到诡异的程度。他们以为了解了全部,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而把其他所有真理当作愚蠢排斥在外。当意图只剩下没有理智的责怪时,又何患无辞呢?

People generally see what they look for, and hear what they listen for.

人们一般只看见他们在寻找的东西,只听见他们想听到的话。

杀死的知更鸟是可怜的汤姆鲁宾逊,可怕的是那时的大部分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已经是一种罪恶。

可是又可以暗暗庆幸,另一只“知更鸟”有一个温和的结局。因为孩子长大而明白了这些道理,拉德利的怪人被感谢了,被真正了解了。

孩子站在拉德利家的门口,终于懂得怎么去了解别人了,在这个雨夜——“除非你穿上一个人的鞋子,像他一样走来走去,否则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

嗯,他其实是个好人,大多数都是好人,当你最终了解他们时。

备注:阿蒂克斯是作者的影子,言语里都充满了鲜活的智慧。阿蒂克斯的每一句话有些是铺垫,有些是给世人的教导,有些甚至是愿望和预言。能读到的还有很多,比如说杜博斯太太过世后阿蒂克斯对斯库特说:“我想让你了解了解她,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勇敢是什么,而不要总认为男子手里拿支枪才是勇敢。真正的勇敢是,在行动之前就知道要失败,但还是要行动,不管怎样,要进行到底。你往往失败,但有时候你也能取得胜利。杜博斯太太胜利了,这个只有九十八磅的小老太太。”所以,坚持自己的真理又怎么不是真正的勇敢呢?把正义交付给自己的信念又怎么不是真正的勇敢呢?

在泥沙滑动时成为砥柱而不去杀死一只知更鸟又怎么不是真正的勇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