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的酒,将休未休

Ashley-lei

过年好。

今年的春节来的有些太早,与元旦离得太近,很多事还没来得及准备充分,除夕夜已至。过年,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大大小小里里外外,从小年开始,忙年的节奏有条不紊地进行中,采买小食点心糖豆糖瓜,鸡鸭鱼肉熟食自制,炸豆腐炸酥肉炸各式面点,洗洗涮涮对每一根缝隙都不留灰尘……年味在忙碌中弥漫,在除夕夜春晚和鞭炮和饺子的混合氛围里达到高潮。

从热闹与忙乱中抽离,除夕夜,终于不在忙碌,坐下来安安稳稳吃顿饭,小酌几杯,谁是真爱酒,谁是酒托子,立马见分晓。除夕的酒,要么太多要么太少,这夜喝的酒不为任何功利目的,也不用担心喝多了失态,喝少了过不去。除夕夜的酒,相对自由。

电梯里忘记了谁家的广告,“过年了,吃点好的”。不由得为文案的不走心感到发笑,这已经不是物质匮乏的年代,吃点好的不需要等到过年,真到了年节,时下人们反而想吃些清淡的。新鲜蔬菜瓜果,清粥小菜,最适合除夕宿醉后干枯的胃和焦躁的嘴。

而我们依然习惯性的把最好的留在除夕,至少是意识中最好的。这个特别的日子值得我们花心思,隆重又严谨地对待,而我们从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获得什么?

想从除夕祝酒的家宴上,接受亲人的祝福,感受眼神语态间亲密无间的归属感。或吃一口地道的家乡菜,看着曾经年轻的人如今慢慢老去,提醒我们时光要珍惜。去逝去的人的供桌前坐坐,为他们的将酒盏斟满,叫一叫不会有回应的称呼,在我们心里,他们依旧能让心底里升腾起温度,能牵引回忆的波动,一年,哪怕只是在除夕夜有一瞬间的想起,也不辜负岁月的温柔。

如今,契合心意的刚刚好,才是好的。

除夕的酒是一种仪式,为忙碌的年终做一个顿号,为来年的未知打一个问号,走走停停,这日子才会不太一样。今夜三五成群亦或阖家欢乐,多少随意,喝一点,这除夕的酒,下一次,不知又是什么心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