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写到日字的时候

郭东东


南方的天气总是一会晴一会雨,总之不会感到特别的冷。

村口的人家传来猪的呻吟声,伴随着看家狗的几句零碎吼叫,温暖的结束了它一年的生命。

每每走在路上,碰到一些长辈,总是忘记该怎么称呼,于是索性叔叔阿姨一通乱喊(方言称阿姨为嬢嬢)。在长辈眼里,小郭是个挺懂礼貌的好孩子。

2013年九月离开家乡到外求学,期间一年回家一次,至今2017年......直到我写到日字的时候,才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



昏暗的路灯下面还坐着一个正在整理衣物的环卫工人,他礼貌的问大爷有火吗?大爷应声答到:“有”,像极了云贵高原的留守儿童,他给大爷递了一支烟顺便说了声谢谢,大爷看着扬长而去的他,像自己多年不见的儿子。



小郭去年回家的时候还留着辫子,在父母的眼里,他就是一个二流子,觉得这几年读的什么书,现在却是这样一副德行。和父母僵持了几天,小郭不舍的剪短了头发,随后父母才开始和小郭说话。在小郭眼里,父母总是不懂自己,总是古板老套,所以他总是想逃离父母的视野独自生活。今年小郭回家没有像去年一样留着长发,给父亲带了礼物,父亲是他的音乐启蒙,年轻时候父亲留下的一把国产红棉吉他便打开了他进入音乐的大门,这次回家小郭送了一把新琴给父亲。和父亲多了交流,陪父亲一起喝酒,一起弹琴,一起买菜。他只是想弥补这一年来因为他遗失掉的太多太多的烟火气。



小郭是少数民族布依族,然后并不懂得布依族该有的一些传统,只知道高考的时候有一个加分政策。布依族在结婚的时候会唱山歌,一群中年妇女穿着特有的服饰,端着酒杯,唱着山歌迎接到来的宾客,并要求男方或者女方有人出来对歌。在酒宴的时候,会挨桌的在宾客面前唱歌并且敬酒,以表示感谢到来。小郭总是觉得山歌很难听,并且不愿出席这样的场合。这样看来布依族的传统文化就要在小郭这一代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