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酉木

沿着河北上游分布了一大片青瓦青砖土房,稍好点的家户或许是红砖水泥房,顺着河流也就算是正式弯进了小城,这里叫顺城湾。眼前河边大片的旧房已全部拆除,沿着河岸一片废墟,不同于大城市挖地铁建的工地,这里的废墟之上有大片大片的黄土做底,偶见青绿色的灰瓦片,散落一些水泥粘住的红砖条。

一些奇形怪状的树兀自伫立着,随意地分布在废墟之上,对着天空和阳光伸展着枝桠,对于这废墟之上的人与物并无多大兴致。废墟边落一辆橘黄色的挖土机定在那里,看起来无所事事。一辆深蓝色的小卡车,走得不急不慢,裹着黄土与灰尘,一摇一摇颠到了挖土机旁,缓缓转个弯,车尾对着挖土机。挖土机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动着手臂,从左摆到右,又从右摆到左,黄土与尘灰有节奏地笼罩,散开,笼罩,又散开……与不远处树下坐在那里打牌的几桌老婆子老头子节奏如此契合。“给,你要的7。”“我多稀罕你的7哟。”“那我再给你两个。”“就你7多。”“哈…哈哈,还有王扣底哟。”“洗牌洗牌……”“不洗啦,散了散了……”

散了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