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

如果一切都已成定局,那么我们的人生也失去了意义。


无力感,是这部小说带给我的。

我曾想在某个时间点,预知未来。我想在考试时,预知题目的解答;想在买彩票时,预知这一次的开奖;我还想知道,如果我打算表白,她是会拒绝我还是高高兴兴地答应我。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结局,我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也就是未来的必经之路。我循路前进,满怀喜悦,也许是满怀痛苦。」

每当我想起,我的人生已经被规划好了,我就感到深深的无力。一种被掀翻在地,无力爬起的绝望。对小说的设定,我有一种极度的恐惧...

换个角度想想,我的未来看似还可以改变的,于是我感到一种解脱的快感,如同恩赐一般。

我们的开始决定了我们的结局,我们的结局承认了我们的开始。那我们又是什么呢。时间机器中小小的齿轮,宇宙棋盘上微不足道的一粒棋子儿?

我有时会想,算了吧,我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是,就这样吧。我想就这样睡过去,一觉不醒,也许,这也是我的宿命...但我还是按时起床,按时写作业,按时吃饭。难道,这才是我的宿命?

回到小说,一个给我印象很深的桥段是对光路的描述即费马定律。

它谈到光路永远耗时最短,即使它的路程不一定最短,仿佛光在前进的同时,就已经知道哪条路耗时会最短,知道路上会遇到什么,知道自己回会到哪。

「你之所以觉得费马定律古怪,原因在于它是从目的,以及达成目的的手段这个角度来描述光的。好像有谁向光下了一道圣旨:‘令尔等以最短或最长时间完成尔等使命’」

我又想到,光代表着命运已作为既成事实存在了,我们的人生,无非是一封死亡证明书。

我又陷入了绝望...

我的好朋友前些日子同我谈起死亡与分别,她说,她很怕突然离开,要让每天充满意义。我偷偷的想,算了吧,让我得绝症吧,给我一个体面的理由,离开这复杂的人际交往,离开这嘈杂喧嚣的世界,也算是一种解脱,走过一生才有机会回顾一世。

我又看了一遍这句话,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结局,我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也就是未来的必经之路。我循路前进,满怀喜悦,也许是满怀痛苦。」

我明白了为什么也可以是满怀喜悦。

我的命运已经决定了,但我并没有知道它的结局。我在阅读我们的一生,我是作为读者在旁观我我自己的命运。命运给我们留下了高潮,埋下了伏笔,但暂时没有交代结局。

我们的命运留下了命运本身,我们有一生的时间去阅读。

还好,我们有一生的时间去阅读。

只有到那时,我才会知道宇宙给我留下了一个多么跌宕起伏的故事,才有机会窥见我命运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