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些爱

九清

01我的感恩,待到岁月的留白

我十几岁,母亲三十几岁。

我很焦躁,母亲很疲惫。

我那时觉得自己背负着自己的父母的学校的社会的乃至国家的压力,觉得自己考不好就会天诛地灭。母亲呢?每日劳苦着操劳着回家还要接受我的责骂。我忘了她是以怎样的面目面对,只记得一个含着莫大悲伤的阴沉的身影。

人的蜕变总是来得突然。我忘了哪天我开始长了颗温热的心,也忘了哪天我开始用这颗心观察世界。我唯一记得的是那天我抛弃了繁重的学业,用偷来的几十分钟看了会云卷云舒,看了会香樟在风里摇曳。

后来,岁月提醒我丢了很多东西。我才发现,我曾经忘记了母亲在工作与家之间辗转的风霜,我曾经忘记了划在母亲眼角那深深的时光,我曾经忘记了这被我遗弃的世界的美好,更重要的是,我遗忘了回馈别人的爱和爱人的能力。

再后来,母亲告诉我她想再做一份兼职,是在24小时店里当夜间营业员,以后可能会深夜回来。我愤怒又不解。我愤怒的是她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她如果真的接受了这个工作,她将日夜不停的工作,失去那本就宝贵的休息时间。我不解的是,钱,真的这么重要吗?

我凝视着她的眼睛问她“为什么”,她沉默,那双眼睛里弥漫着深深的无奈和无助的悲哀。她一言未发,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爱。

是爱让她不顾一切。

为了不让她干这份工作,我又哭又闹,坚定拒绝。 我不想让她觉得我是如此关心和心疼她,可我更不想让她去折磨自己。此刻我成了一个巨大的矛盾体,身体里叛逆的残余和新生的善意僵持不下。但是不管怎样,母亲满足了我的心愿——她拒绝了那份工作。

我的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情感,那是我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我为我的母亲还陪在我身边而感到幸福。我只想回报她,我知道终有一天我的叛逆会烟消云散,那时我才会以一个最为真实的自己,用最饱满的热情来面对她。只是现在还不行,我还在蜕变,稚嫩的影子尚未消失,成长的伤痛尚未痊愈。于是我的爱就变成了偏执的复杂的,不过幸好母亲有足够的耐心和宽容来包容我这别扭的爱。这就足够了,我仍认为我是最幸福的人。

我的感恩,只是不想辜负那些为我付出的爱。时间尚早,精彩要等到岁月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