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后的第一个春节(禁止转载)

TaceoMuse

2017年1月27日 同事陆陆续续的从办公室拎着行李走了 我没有请假。羡慕吗?也许有一点 然而我并不真的想回家。当回家还感受不到温暖的时候 那过年大概是最痛苦的事情了

很多同事抱怨公司没有法定假期,与我却是一种恩赐。我宁可在办公室呆着 和同事胡扯几句也不赖。然而这种逃避毕竟是消耗人的。何况这还是我工作的第一年。有时候坐在办公桌前 一个人就怕控制不住哇-- 的就想哭出来。

8年前我只身一人去美国,每次过年学校都不放假。不提作为孩子错过的那些红包,光是那种相聚的心情就错过了一大截。每每到了节日期间总是很惶恐的找朋友们聚聚,因为害怕一个人。也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才能深刻体会到什么叫“每逢佳节倍思亲”.

然而念想里的家乡总是被美化的像是对我进行了欺诈。作为一个杭州人,我似乎没什么好抱怨的,出门不需要带钱包,过马路车让人,也是幸福感比较高的一个城市。然而在纽约的这些年,我深深的感到我被这个大都市困住了 - 我哪里都想去 哪里都不想住 除了纽约。我想去玩,去探索这个世界,我想去看看哪些朋友出生到地方;而我到哪里都只能暂留:伦敦太冷, 巴黎太乱…杭州… 真的不够开放。这话说出来怕是要被喷死,“我们可是去年举办了G20!” “全国就一个马云爸爸” “怎么有你这么不知足的人”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杭州可绝对是发达国家的水平” 是啊 布达佩斯,维也纳也不过如此。论城建,硬件,文化遗产,艺术造诣杭州都是一流的,一个真正称得上钟灵毓秀的城市。

我不是不爱家乡。我是太爱了。就像自己可以嫌弃母校 而别人不可以一样。就像福克纳一般,这种黑色的爱,不如那些粉色的小清新能够被人接受吧。却也是这种爱推动者自己的家乡变得更让人看到脆弱和值得改变的一面。

撇开那些冠冕堂皇的外衣,我爸是个典型的直男癌。而我在美国这些年已经很少遇到这种事了。回国后的每一天,我都越来越坚定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女权不是父权制的反义,是平权)我不要求男人一定买房买车配置好一切;我也不会也绝不让自己去“伺候”别人。男女不可能有“绝对”的平等 却可以无限的接近。男人的自尊要被满足,我的人权难道就不是人权?在没有政治正确的国度也许性别歧视都不是事儿; 只可惜川普上台后 熊熊燃烧的女性意识苏醒的烈火依旧没有烧到国内来。

杭州还不够发达吗?足够了。Jackie Ma的大名哪个纽约人不知道。以前,我要跟人解释 杭州跟上海就像新泽西和纽约一样 我们是个花园城市;这个城市有个湖… 然后纽约人佛光照顶一般:就像我们的中央公园!(你开心就好)如今不同了, 只要我说我是杭州人 所有老外都是满眼$$的条件反射“alibaba!” 杭州还不够发达?我在纽约出门都要带现金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集美丽和财富与一地的天堂般的城市 却还没有达到她该有的大家闺秀的心胸。

我没办法跟任何一个纽约出生的朋友/老师解释 我回国被要求去相亲。我到了所谓的“适婚”年纪。他们看我还是一个连事业都没起步,还可以大把大把挥霍年华的年纪。他们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被逼迫做很多事情。他们不能理解父母的面子是什么。原话是:“我们的生活管你们p事啊!”人和人之间依旧缺乏距离感,生活总是被窥视。这样想想我还真是怀念那种大城市的冷漠感- 这种I dont care 的背后 是mind youself.管好自己这种事是国人都没做好的的功课吧。

我一个人也就罢了,我想带我妈离开这个自己的人生都还没过好还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施加压力的环境,我看到她为了我不被别人责怪单身承担的压力,看到她一个人默默的哭泣。当我想到某一天,我也许变得和我妈一样被迫结婚生子默默承受的时候 我觉得人生都太沉重了。首先我们是人,我们才是女人,是母亲,是女儿。我们会照顾人,我们也渴望爱。而一味的被索取和冷落,被践踏和歧视,难道女人们还打算承认自己是抖M吗!?看够了明星出轨家暴的闹剧,而真正发生在身边的事 我们又要怎么努力?怎么去改变。甘地说的: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is world. 光是活着已经竭尽全力了,改变社会怎么可能不是拼命?

我太爱我的家乡,也是我念想的太过。她没有我想象中的伟大包容 她依旧只是个江南水乡的姑娘。“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并州就是我的纽约。在那里,我是颗小土豆,我也不曾闪耀,不被注视,可我是自由的。我也许不被祝福,我也不会被否定。

想回家,家也在,那种感觉 没有了

Mme.YL 昊爷

丙申年腊月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