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大吉

周瑷玛

大力下午睡到四点。

我以为我终于有机会让他体会一把守岁了。

然而这瓜娃子,围炉完,抬头看了一眼刚刚拉开序幕的春晚,皱着眉头盯着用力过猛的蒋欣三秒钟,果断地跟我说,他要回房间读书了。

他最近爱的,是朱利安摩尔的雀斑草莓系列书,可以一读再读很多遍到他老娘口干舌燥已经不知道怎么演下去。

他决定要睡觉了,我终于不用一遍一遍装怪物学拟声词了。

他眯着眼睛,突然睁开,和我说:mama i love you,FOREVER。又反复念叨了几遍才安心睡过去。

突然觉得我还可以再念个几百遍雀斑草莓。

鸡年大吉,没有烟花,没有水饺,平静得和每个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