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人

梁景Eve

单说胸怀,少年人胸怀单薄。

揉不进繁华斜阳,纳不下飞沙走石。

单说胸怀,数少年人最浅鄙。

灯红酒绿迷人,隔岸的花最讨喜。

走错的步子凌碎,留下的脚印深刻。

不也都过来了?

与人促膝畅谈的迤逦的梦,

不也在第二日,日上三竿时,

气数殆尽了?

打着隔夜的酒嗝,找着过期的情意。

少年人四肢修长细瘦,撑不起磅礴胸襟。

于是逢人便作祟,入夜才反思。

可同样纤细的睫毛上,凝结着永不蒸发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