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男孩

Aragoto

男孩第一次走这条路。准确来说,他迷路了。

几盏老旧的路灯像孱弱无力的老头,倚靠着枝叶繁盛的大树,苍白暗淡的光线在叶子间隙穿梭,投落在起了裂缝的水泥地面,和他淤青的膝盖。

「我看见那男孩刚刚摔了一跤,我想给他送一点光亮。」月亮小姐说。

「哦亲爱的,每天都有人摔跤。快走吧,要赶不上最后一班列车了。」月亮先生夹起公文包,牵起月亮小姐的手。

「况且这段日子你在世界各地都透支了光亮,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可不想看你降职成星星,他们实在太多了,我会找不到你的。」他没有转头看她,急忙向前赶路。

月亮小姐不情愿地踩着月亮先生的影子,她讨厌他的步履匆匆。月亮国度每十年派一对月亮在人间值班,他们必须自己分配光亮值在世界各地,并且要留百分之一给自己,作为身份证明回至月亮国度。

月亮小姐还在不停回头,她注意到男孩越走越慢。「该死的的风!」月亮小姐气恼地吼了一声。

她看见风调皮地刮过草丛,簌簌作响,像低声呢喃些什么。男孩害怕极了,他停了下来,四处张望,有人在说话吗?是妈妈口中的坏人吗?

男孩蹲下身,把脑袋埋入淤青的膝盖,他的眼泪就要落下来了,可妈妈说过男子汉不能哭。前方的路灯形同虚设,他的世界越来越暗了。

月亮小姐挣脱了月亮先生的手,月亮先生的面庞上写满了惊愕疑惑,他正要开口询问,月亮小姐忽然凑上来,在他的脸颊吻了一口。

「对不起。」她的话语轻轻的,没有重量,揉入深邃的夜色里。

月亮先生叹了口气,白雾回旋,上升,一同消失在夜色里。他知道她接下来要干些什么,他每一次都知道。

月亮小姐飞奔到男孩的上空,她向男孩的世界用力喊道,「伸出手,男孩!」

男孩浑身一哆嗦,猛然抬头,他的瞳孔里全是惊恐,周围并没有人。

「你是……是谁?」他的声音开始颤抖。

「快!我的时间不多了。」月亮小姐的语气有些着急。

男孩好像突然醒悟了什么,「是你吗,妈妈,一定是你。」他站起了身,那双澄澈的眼眸载满期待,声音有了底气。

「是我。」月亮小姐在层云后头,悄悄地笑了。

男孩伸出瘦小的手掌,一束强烈的光忽而掉落掌心,形成一个小光球。他捧着小光球向前奔跑,终于找到回家的路了。

月亮小姐渐渐黯淡了下去,她开始不断缩小,她望着月亮先生,吃力地笑着,那点可怜的光亮都一起聚集在她的眉眼,她的眼眸依旧熠熠生辉。

「真拿你没办法。」月亮先生也笑了,他的眼睛里坐落着哀伤,他抱起月亮小姐,向与站台反方向走去。

他们一起停在那间简陋的屋子上头,家里唯一的灯泡灯苟延残喘,就要走到尽头,老人焦急地在门前守候。

可它突然亮了起来。男孩的身影跑进了老人的视线。

「奶奶!是妈妈!妈妈回来了!她带我回了家!」男孩稚嫩的声音从未这般铿锵有力,仿佛要告诉全世界。

夜里老人熄了那盏头一次这般亮堂的灯,她最后看了一眼男孩熟睡的面庞,目光落在床头那张黑白照片,那是男孩的母亲。她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间,嘴里碎碎念着,

「不论是谁,谢谢。”」

…………

「守卫,去问问列车长,那对月亮还没回来么?」月亮国王唤来城堡守卫。

「报告陛下,列车长说那辆末班车并没有人上。」

「真是奇怪了……」月亮国王的思绪飘到了远方,「这么多年,从未听说值班月亮未曾回家……」

而远处,两颗星紧紧依靠在一起,那是千百年来夜空中,最亮的两颗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