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婷婷 | 平淡有味的日子里,感谢有你陪伴

coin

今天是张婷婷生日,是支付宝提醒我的。戳开了她朋友圈想确认一下,结果发现了她的朋友圈里关于我的还不少,再翻翻自己的朋友圈,好像大一里有意义的回忆,大多都有这个姑娘。

去年刚大一时 年级的新生杯辩论赛合影
左一是张婷婷 左二是乖巧的我

军训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说是年级有新生辩论赛,跟非师一班组队,缺人。明明正在创行半个月的三面中,水深火热,但还是想尝试一下,于是开启了两边无缝切换的模式。

但这次试水大概就是验证了天马行空的我不适合需要缜密逻辑思维的辩论这项活动,记住了对面那个极强的三辩小姐姐,以及张婷婷放在桌上的小纸片。

年级读书分享会后
张婷婷朋友圈里对我的表白

后来年级有读书分享会,主题是鲁迅。那时好像鲁迅的小说和散文都被借没了,机缘巧合下翻开了他的《且介亭杂文》,觉得这个老头跟以前教科书上认识的好像不太一样,于是乎想分享,也是想找共鸣,在班上分享了一回,觉得大伙儿反响不错,于是就跟江宇一块代表班级参加了年级分享会。

有插曲,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的确是胆子忒大了点,但后来得到了许多包容、赞许和肯定,还多了几个新的朋友,这份经历于我也是很难忘的。哈哈,张婷婷的表白也是让我贼开心。

打卡广州地标小蛮腰 的电影院

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喜欢广州,因为这座城市的人文气息浓,纪录片是广州所为我开启的一个新世界。《人间世》是几个学医的朋友推荐的,看到了有导演交流场,想着兴许能听到一些幕后的故事,把我的小计划推给了几个朋友,张婷婷秒回,约得也爽快。那天出门前她问了我穿什么颜色,见面时发现她搭了一件红色外套。

买了票才发现影院是在广州塔中间的楼层,可以上塔观珠江夜景。对于来广州读书却迟迟不想特意打卡广州地标的我俩,跟小蛮腰也算是一场无心邂逅了。我俩提早了四十分钟进电影院,半个广州塔的高度下,珠江夜景也没打折扣。来得太早,人也不多,旁边两人聊天的内容钻进我俩耳朵里,听起来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介绍广州。

“也是展演所以才来到广州。”

如果不是张婷婷戳了我一下,这话可能就被我筛出脑瓜子了。“诶我觉得听他们聊天可以猜他们的身份。”瞄了一眼身边两个人,一个背着个厚实的双肩包,脖子上挂着个工作证,很年轻。另一个提着个纸袋,明明是陌生人却看着眼熟。“展演,你猜什么展呢,画展?”张婷婷讲完之后,我俩是沉默了半拍,“该不会是影展?”“我查一下先,不会就是《人间世》的导演吧?”两个人挤着头看着手机上的关于《人间世》这部纪录片的报道,看到了导演的照片,再打量身边这个中年男人,惊喜。

跟张婷婷互相鼓励,鼓足勇气上前对话,毕竟是深度报道记者出身啊,是敬佩的媒体人。很亲切的人,耐心倾听我们有些笨拙的提问,认真地解答。观影结束后我俩加了他的微信,能看到一个媒体人乃至一群媒体人的日常,实是庆幸。

这个回忆笔墨有点多,但着实难忘,多亏了张婷婷,也从此觉得张婷婷也许就是我的幸运星。

张婷婷说免不了俗,要拍几张小蛮腰

三月初看到了有个影像讲座有点兴趣,想着能顺便打卡红砖厂。讲座专业性太强我跑了神,听完后捞起张婷婷赶紧去逛展。

拍照是随性,觉得人多的拍照点实在没有什么意思,倒是红砖厂里遍地的色块很吸引我俩。两个人心里都是打着“反正没人认识我俩”的流氓念头,在不像拍照点的地儿拍照,肆意地拍完之后就撤,反正是近视,不戴眼镜自在得多。

路过货柜箱改造的监控室
瞄了一眼外壁上的插画
觉得像是投射现代人时时处处玩手机的模样
这幅壁画很隐匿 也没人当个景点
绿得很有生命力 就当个专属纪念
看到这扇门第一眼就想到了《红与黑》
也想到了好久之前Quick Crew的一个很惊艳的舞蹈视频

在这之前我是个对别人镜头生怯的人,到底是对自己的颜值不自信,觉得要拍一张满意的照片太麻烦人。但张婷婷就是有这样的奇妙能力,没有钻研过摄影,但就是能让我相信她的镜头,无外乎就是耐心和鼓励。所以在那以后,被张婷婷偷拍都成了期待的事,因为我一定会感慨“张婷婷你为什么总是能把我拍得比本人好看阿”,然后心里默默想:“果然是真爱”。

我俩住同一栋,她住七楼,我住三楼。顺路送我回宿舍,分开时我着实是由心且不畏矫情地说了句:“今天谢谢你啦,玩得特别开心”。

我跟张婷婷的例行合影

四月是春天,创行的活动让我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想想四月二十日的陈鸿宇之约,再忙的日子也有个盼头。

学中文的人大抵都对文字着迷,陈鸿宇的歌首首如诗,旋律像四月薄荷味的风。是毫不犹豫地,又捎上了张婷婷。那天她带了一对耳夹,说是跟我一人带一只,这姑娘啊,就是有让人欣然答应的魔力。

那一天还有胡靖崇,也是我这大一意外收获的另一个好朋友,故事也多,改天再写他。

陈鸿宇“行歌”全国巡演 乐队一路南下所开的车
“感谢四月遇见你”是我的留言 西西

接着要写的是我这半年作为一个中文人最圆满的经历。当代文学史是我这学期最喜欢的一门课,18节课几乎没有走过神,往往三节课下来,脑子里掀起的风暴能让我起一身疙瘩。平时作业是一篇论文,春梅老师给了几个题目,我选了写诗的余秀华。整整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都陷在她的诗里,说欲罢不能估计不为过。

读了诗集,完成了论文作业,得到了不错的分数,春梅还在最后一节课上解读了她的诗,已经足够满足。临近期末发现她的纪录片要在广州点映,她本人也会到现场参与观影后的分享。

所以,广州真是个好城市啊。二话不说给张婷婷发了链接,即便还在紧张的考试周,第二天还得回来考古汉,两个人也是心大得很。于是跟张婷婷分享了“我见到了我论文写的诗人”这样的难得经历,圆满。

没有 就觉得张婷婷这个表情很适合抒发我的圆满心情

跟她一块分享的还有挺多呢:遇到奇葩思修老师,成了患难姐妹花;一块听了我们教材编写者洪子城的讲座;从大学城北站走回南二宿舍那条笔挺挺的路上无数让我脑子转起来的对话。

我跟张婷婷有很多共同点,但我不觉得她是世界上另外一个我,她就是张婷婷,对于我独一无二的姑娘。

她昨天生日,发了条朋友圈:“永远18,只是第几个的区别”。真好啊,在张婷婷的第二个18岁,我掺了一脚。

也感谢她,如题。

张婷婷说,欢迎我去海南玩。哈哈,那我到时候一定要毫不客气地蹭吃蹭喝。

生日快乐哇,张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