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框架下的宏观分析

要点:宏观经济学假定货币中性和货币市场中性情况下的均衡分析,这种模型难以用来分析和解释发展中面临的问题。如果抛弃货币市场中性,引入货币形成机制,对宏观经济分析会有极大的帮助,可以提升预测效果。

对于一个经济体,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资产负债表都是第一位的,一国的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包括有形的工厂,机器设备,矿藏;无形的人力资本,知识和产权,高效率的管理机制,负债端在一个国家主要体现在货币,对外负债上。

关于国民负债和货币关系,是理解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关键链接点,也是金融问题转化成实体经济的主要桥梁,按照需要都可以写成博士论文了。对现有宏观经济分析框架的局限性,套用时髦的说法,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是怎么勾搭上的,大家一直比较迷惑,多年来在资本市场的遇到的政策和金融问题大多来源于此处的不明晰不清楚。在宏观对冲投资实践过程中,引入货币变量会让经济分析预测更加方便和准确,我更加坚定认同芝加哥货币学派的观点。

基于对问题的研究待深化,本文不打算对相关问题进一步深入开展,基于国民负债-货币发行的链接逻辑,我将主要的观点罗列如下:

1、国家和企业在发展上遵从同一规律,资产和负债匹配,负债在国家层面上集中体现为货币。

2、货币供应决定了社会需求;资产是供给侧。

3、产业升级转型依靠的是需求升级,需求升级的决定性力量是信贷政策配套,也就是货币发行方式的升级,前面20年靠房地产,下一步靠股权市场。

4、货币创造来自于资产市场,包括资本市场(债券,权益),信贷市场;资产端包括固定资产,土地房屋,产品和存货。

5、比较信贷增长源,中国的货币来自房地产市场可以解释70-80%,很容易接解释为什么只有房子可以跑赢M2。

6、对下一阶段的经济增长的看法,供给侧改革会提高GDP增长,已经在佛山陶瓷行业看到相对完整的产出核算。因此,通货膨胀是必然的趋势,不是个体可以选择的结果。

7、基于城市化率的上升,未来的货币主要来源还是房地产,地产政策的弱化在于减少房地产的杠杆作用。

8、权益市场扩张来源于ROE增长+新的产业增长,因为特定需求基本是恒定,也就是市值基本存在上限,竞争激励毛利率下降,市值之和小于理论市值,也就是会降低货币投放能力,也是供给侧会有效的原因。

9、房地产资产投放货币下降幅度会远远大于房地产投资下降幅度,主要是ROE和杠杆的同步作用。因此预判M2会逐步下降,并逐步同步GDP增速。

10、权益市场会有相对更好的表现,超额收益来源自供给侧,以及新的需求的快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