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eltte

梁景Eve

你从诗人笔下与世无争的山林中走出来。

你手上是来自自己土地上的泥屑,衣角沾了清晨花篱里盛开的露珠。

你一步一移,一双小鹿般恬淡可爱的眼里折射出新世界的鸟语花香。

我忙不迭读了几页书,搜寻词句形容你,想要赞美你。

现在,我正学着书本扉页上签注过姓名的作者的姿态。

要把你留在这字里行间。

再难在这车马奔流的街头偶遇你这样的人了。

轻纱恰到好处地裹住你双腿,曲线若隐若现。

暴露在阳光下的双臂如孩童一般细幼。

你前后左右地踌躇着,阳光也爱怜地低下头,随你步伐辗转。

当晚失了眠,恍惚中觉得你推开了厚重的房门,带进一室明亮于我。

于我久经打磨,布满阴霾的心。

我口说无凭,却不知怎样才能给你看到这颗藏匿皮肉下的心,是多么亢奋。

我可能做不了诗人。

连你五官都无法详尽描绘的自己,任凭这颗心旗鼓相当地奏了一夜的曲子。

可你确实宛如天外来客。


漂亮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