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诺曹

梁景Eve

青山无罪,但它割裂了我的晴空

白雪无罪,但它盖住了我的彩虹

秋风无罪,但它吹散了我的繁星

生辰无罪,但它处决了我的灵魂

你从十字路口走向我,一步一笑

摊开的掌心里栖息着一枚金色树叶

伫立荒土之上,睁开凝固已久的眼皮

里边的洪流宣泄而出,灌溉出绿洲

我在树冠里蜷成婴孩姿态

沉眠,直到绿洲沦为沙地

你的金叶子,彻底走失

我的衣不蔽体,口干舌燥

被久久不散的风尘遮住

羞愧难堪是双生子,是交替游走的毒蛇

它们说你的眼泪在天幕上凝成银石

至今下雨,都会砸得地面震颤

上个世纪我距离你,不过百步之遥

这星球是何时成了冷血动物的老巢

我在每个苍老的树洞寻找你的金树叶

像勤恳的啄木鸟,在食物链上摇摇欲坠

因为我是人人厌恶的骗子

连日光的恶毒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但我只想做你身旁憨厚的匹诺曹

可我的鼻子再也没长长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