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了很多糖,甜得牙齿都软了。

想跟你说些同样甜的话。


你是他们生活背景中五官模糊的路人甲,却在我暗淡的人生剧本中大放异彩。


今晚喜欢看月亮,恰好有颗星星在它右下方微弱地发着光。

好像你眼角那颗痣,倔强俏皮。闭上眼,就想起你澄澈的右眼,还有那颗痣。

举头望一整夜的明月。


喜欢在昏昏欲睡时跟你聊天。

如梦似幻的声线织成捕梦网,滤掉来自异空间的恐吓。

第二天就可以拉着你讲梦里的小鹿和知更鸟。

还有你给的难以消散的柔软的呢喃。


资料让填自己的爱好。

“喜欢所有跟你相关的事物,否则一切免谈。”

就这样,骄傲地向未来提交了简历。


我听风,是你。

看海,是你。


“何为悲?”

“失落,哽咽,泪横流。”

“可否具体?”

“无言,麻木,无去处。”

“可否再具体?”

“山川清溪姿态几何,飞鸟鱼虫戏耍日月,云海翻涌万物生长。此情此景幻变无数,你不在,日升月落,草长莺飞,与我无关,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