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隔绝之境

九公子(高玺镇)

我的人生里曾经有过一段黑暗的日子,那一次的冒险让我把自己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自闭了起来,我甚至后来都不敢再去回忆那一次的经历…

一.老鬼

从荒楼回来后,老家便成了新闻的焦点,荒楼地下室里的好多东西成了日军侵华的重要证据,虽然那次经历差点赔上性命,但总归结局是好的,只是爷爷至今下落不明。

回家以后,我隐约有了一种感觉,感觉这只是所有事情的开始,就像马拉松一样,一旦开始就没法回头,刚开始我以为只是我的错觉,但一个月后,短暂的平静被打破了。

那次跟往常一样,我打开电脑,更新完了荒楼的新一章,从小我喜欢用文字的方式去记录一些比较难忘的经历,而荒楼那次经历无疑是我最想写下来的,其实不单单是想写下来,因为刚刚过去,一些细节还记忆比较清晰,记录下来可能会对以后寻找爷爷提供重要线索,而且可能会有一些喜欢刺激的网友爱看,可里面有一些事是不方便公开与众的,于是另做了一个删减版本发表到了网上。

我抬头看了看表,已经午夜了,我泡了杯咖啡,朝卧室走去,就在这时听到外面突然有人敲门,我警惕了起来,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把伞兵刀放在了袖子里,我轻轻的抬头从猫眼里往外看去,因为是半夜,外面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形,看身形应该是个男人,一想即便是小偷,就这么一个人我也能对付,再怎么说,他也不可能厉害过地下室里的那个老粽子吧,想到这,我便打开了门,只见那人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头上戴着一个狐皮帽子,脖子上系着一条毛线围巾,整个脸上被包的只剩一双黑不溜秋的眼睛再不停打量我,我一看这架势,心想,好家伙,这货不会是杀完人害怕警察跑路的吧。

他显然看出了我的困惑,便开口说道:先关上门,刚才我出门的时候有人跟上我了,在你家楼下附近刚甩掉他。

还没等我回答,那货居然自己把门关上了,然后朝客厅走去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这时他摘下了帽子和围巾,这人看样子大概四十岁左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蒜头鼻子,嘴上还有些胡渣,一头灰白头发,而且还扎着一个辫子,给我的感觉好像是,煤老板,大学教授和行为艺术家的结合体。

我看了看他,便说道:你是那位?

只见他把围巾和帽子放在茶几上,端起我的咖啡喝了一口,用一种老大爷卖萌的口气说道:你小子就是高玺镇吧,你好,我叫白夜,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老鬼,当然现在我们认识了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我是个私人侦探外带业余有点小好奇心小无聊的冒险家,我在网上看了你的小说,对你很感兴趣,手头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说完他双手合十作出了一个拜托的表情。

听完他的自我介绍,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货要么没睡醒,要么没吃药,要么脑袋让车撞了,不过我比较喜欢这种洒脱直接还带着一点点神经质的人,因为我个人也是属于这么一种人,看他这么真诚,心想听听也行,反正至于干不干再说,就示意让他说下去。

这时只见他叹了一口气,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缓缓说道,两个星期前,有一对老夫妻找到了我,他说他们的儿子自杀在了家里,死之前还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了很多奇怪的文字和符号,而且在他死的头几天,那个男孩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时不时的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什么,刚开始听的我还很有兴趣,于是,第二天我就拿着那个对老夫妇给我的地址去了他家。

说道这里,老鬼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一改刚才开玩笑的语气,他接着说道:我去了那个男孩死的房间,刚进去我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腐臭味道,心想虽然尸体已经处理了,但可能是留下的气味吧,所以也没有多想,这个男孩比你大不了几岁叫李宗涛,是S大学考古系的一个学生,那对老夫妻把那个男孩死前留下文字符号拿给我看,说实话,我没看懂,但是很快我便被房间里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是一块还没完全打磨好的晶状体,仅仅从石头表面裸露出了一部分,令我感到诧异的是,从这块石头里裸露出来的部分散发着一种微弱的紫色荧光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察觉到,不像是我们世界里的产物,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那对老夫妻在窃窃私语,空气里弥漫了一种诡异的气氛,我便没有过多停留,把石头放进了口袋里就匆匆告别了,可就在我回去的路上,我发现被人跟踪了,而且这时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我好像掉进了一个被人布置好的陷阱里,像我这种头脑聪明的人被人玩弄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本来我想就此推脱这件事免得惹祸上身,可是我有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心,因为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件相当刺激有趣的事情,于是回到家拿着那块石头和符号的照片在网上寻找相关线索,可连续几天都没有找到一个说服的解释,就在这时,我无意间看到了你的小说,便对你产生了兴趣,认为你是能帮助我的人,所以通过多方渠道我要到了你的地址,便来找你了。

听他说完了这一大堆,我揉了揉太阳穴对他说:我总结一下,按照你的话说,有人托你去调查这个案子,可你发现这个案子很棘手,而且还掉进了别人的套里,但是呢,你又控制不住自己好奇心,但是你又不敢自己去作,就来拉我一块去作死?我说道这里,他露出了一个惊喜的表情,狂点头,于是我接着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出门右拐不送,这么危险的事我才不做呢,刚才虎口里出来还没安稳一阵子,你又找我干这种作死的事?

这时他摘下了眼睛,用一种深沉的目光看着我,我下意识的握住了袖子里的伞兵刀,他低声说:你真的不做?做完后我会给你一笔可观的辛苦费哦。

我坚决的拒绝了

接着他又说;即便你不去,今天晚上我来你这里的事,跟踪我的人也已经知道了,你现在恐怕也被他们盯上了,而且,,,在我们同行的队伍里,还有一位身材火辣,模样可人,性格温柔的俏龄小姐姐,你当真不去?

听到这里,我长叹了一口气,看来已经没得选择了,而且有妹子陪着,看来也不太寂寞,于是我用眼神注视着他眼睛说道:老家伙,此话当真?

他用手拍着我的肩膀,呵呵一笑说道:君无戏言

接着我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看着天花板说道:听了你刚才的话,我有几点感觉到奇怪的地方,李宗涛是死在了家里,而且,他的父母说,在他死的头几天他们发现了异常,照理来说,他的父母在他死的头几天一直都有看着他,即便在他死后,他们也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尸体,大约推测发现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所以不可能在尸体腐烂后才撤走,而且呢,现在才二月开头,天气还比较冷,尸体腐烂的时间要延长几天,所以不管哪种情况,你都不可能闻到尸臭的味道,而且你也发现了他父母的异常,显然是在隐藏着什么,由此我有三点推测,第一,李宗涛的房间里还藏着别的东西,臭味的来源就来自于此,第二,李宗涛的父母在隐藏着什么,很可能他们在李宗涛死后很长时间才发现的他,第三种推测是最麻烦的一种,李宗涛生前可能在研究一种超自然的东西,这种东西对一个神秘组织很重要,后来李宗涛发现了这件事,于是拒绝继续研究下去,这时他们便起了杀心,但是在杀死李宗涛后,这伙神秘人拿到了这些资料但却看不懂,所以他们急迫的想找另一个能解读这些符号文字的人,所以他们找到了你,但是他们又怕你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所以便派人一直跟踪你。

听我说道这里;老鬼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从他们父母窃窃私语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了,但是当时我的注意力都被石头和符号吸引去了,就没有过多的细细思考这些事。

接着我又问他石头和神秘符号照片带着没,接着他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小摞照片和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石头,我看了几张照片,毕竟我也不是古文字这方面的专家,只觉的照片上的东西跟鬼画符一样,看来还得找个这方面的专家给看一下,可当我拿起那块石头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去了,那块石头虽然只有一小块但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除了打磨裸露出的部分呈现水晶透明色,别的石质部分呈现出一种让人看着很舒服的淡粉色,确实不像是凡间之物,这时老鬼从我手里把石头拿走放在了一处阴影里,就在这时,石头中裸露出的晶状体部分折射出了一道紫色的光芒,这时老鬼又说道:以前听老一辈人说,慈禧太后下葬的时候嘴里含着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后来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可当我看到这块石头的时候,我突然相信了。

石头里散发的那道光芒神秘中又有一丝的诡异,我盯着注视了好一会,如果以前的我看到这种奇特的场景,一定会感到十分好奇惊讶,可是经历过荒楼的那次事件后,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不可能了,我闭上了眼睛对老鬼说道:这块石头和这些符号文字必定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信息,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还得找个行家来看看,至于李宗涛,明天上午我们去下他的学校,要想调查一个人,得先从他亲近的附近人下手,下午你带我去他家,我总感觉他的房间里还隐藏着什么其他重要的东西。

老鬼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的话,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说道:这上面是我的电话,明天早上八点我过来找你,至于这些东西,先放你这,等我们找到这方面的专家后在来翻译这些鬼画符。

接着我把手环在了老鬼脖子上问道:明天那个漂亮的小姐姐也跟我们一块去吗?

老鬼呵呵一笑把我手臂从脖子上拉了下来,说道:当然了,而且还有别的惊喜呦

听到这,我的脸上露出了比较期待的表情,老鬼这时戴上了帽子和围巾朝阳台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不知道跟踪我的那个人还在不在,幸亏你家不是住在小区楼房,看来今晚我得借用你家阳台一下

就在我刚想拉住他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雪又开始下了起来,楼下雪地里多了一个男人趴着的雪印,其实我刚才刚想说,我家是上下二楼,阳台在二楼,不过我看下面只有一个雪印和一串脚印,想来那老哥也没啥事,我托着腮趴在阳台上看起了夜空,雪花稀稀疏疏的从天上飘了下来,老话常说半夜托人办事准没好事,现在想来确实是这么回事,不知道这次的冒险又会遇到什么事情,想想居然也有了一点期待,我伸了个懒腰起身朝卧室里走去,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的目光注意到了草丛里的一个晃动的人影,不过,我没有张扬继续回到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