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

舟山婠贞

我深深地喜欢你
就像你
深深地不喜欢我一样
左耳灌进了面粉
右耳灌进了水
搅一搅就成了我的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