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不会讲话,但它很想你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雪花飘下的画面很美,这感觉让我想起圣诞树上挂着的银白色小圆球,上面粘着些许白色的亮片,偶尔在特定的角度看起来一闪一闪的。相类似的还有我以前买过的一款圣诞配色指甲油,透明的底色和着银白色的雪花装饰薄片,还有圣诞老人衣服上的那种丝绒红的星星。想到这,我忽然就很想过圣诞节,忽然就很想你。

我本没有专门想着写这些的——我只是在脑袋里想你,闭起眼睛来想你。但是方才走在不断飘落的雪片里,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不太好描述具体是什么,只能说大概感觉是像喝了点酒之后,没有醉到影响控制力,但感官和情绪又好像被打开得更大一些。每每到这个时候——不论喝完酒或者是下雪的现在——我都非常想你。

想你的什么呢?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模糊。对此,我决定再次闭上眼睛。人的感官太多,也敏感,太容易受到干扰。所以当想认真感受来自身体内部的感觉时,闭上眼睛是个有效阻挠干扰的办法。当我闭上眼睛,整个世界便不见了。这时我只看我想看到的,比如你。我的潜意识里总有一幅画面,画面里的你坐在一个大沙发上,我趴在你腿上;我们在看书,很安静,头上的灯光柔和地照下来,窗外飘着雪花,层层叠叠落在路上、车上和房顶上。看完书了,我伸个懒腰在你怀里打个盹,你环着我,连同你身上独有的味道一起。

说起来不怕你笑话,关于你我想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比如,我想你暖和的胸口,想你软软的脖子窝;想趴在你身上一起睡觉,想枕着你的胳膊一起聊天;想你对我笑、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一条;当你伸过手背来蹭我的脸时,我就想变成一只猫。

猫猫不会讲话,所以它想你了就径直走过去蜷在你腿上。它喜欢你摸它,蹭它,喜欢你把手放在它的背上;只有你能触碰它软软的肚皮,它也只会跟你撒娇亮出它最柔弱的地方。写到这我忽然觉得,似乎我已经基本具备了成为一只猫猫的几条要素。我虽然会讲话,但大多时候不想讲话。我想你了也想径直走过去抱你,你轻轻摸我的时候我会很享受;也喜欢你把手放在我后背上,也觉得很舒服;也只愿意向你露出我最柔弱的地方,不止包括肚皮。

“既然是这样”,猫猫心里有个声音说,“那现在就差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