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有多可怕

这不是一个命题,而有点像一个悖论。

晚上下班,都会路过一家水果店。这家店和一条街上的大多数一样,都是夫妻店。

说是店,可能有些不恰当,因为他没有实体和固定的房子,而只是一辆货车画地为牢,摆出的一块地方。

见过很多夫妻店,大多数都是男人打杂,女人掌权,男人还会时不时遭到突如其来的训斥,似乎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怎么做都是错。

古人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被支配也是一种乐趣吧。可是这一家店却一反常态。只要经过这里,男人永远坐在躺椅上,负责称重,收钱。而女人,则是忙前忙后,走来走去,一刻不得闲。

我一直纳闷,这男人为何地位和待遇就比其他店的男人高呢?后来有一次见到他站起来,才发现,原来他的腿有些残疾。

说到这里,似乎和贫穷这个话题一点沾不到边。

有一天下班早,去他家买水果。第一次见到了他的儿子。他的儿子,真的是和男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与他父亲朴素的气质不同,他儿子标准一副富二代的打扮。周身鲜亮,名牌耀眼,手机也是当下最流行的苹果8。估计他爸店里满满一车苹果都换不来他的一台手机。

他在跟他爸吵架,他爸涵养很好,没空搭理他,依然笑容满面的给人称重,找零。

透过浓浓的方言,似乎他儿子要换车,他爸不同意。说你已经有了一辆大众了,才买没几年,为什么又要换车。他儿子说的很干脆,现在都在玩城市越野,轿车已经不流行了,他要买一辆吉普牧马人,也不贵,就三十多万。

他妈听到这话,不禁走过来,义愤填膺说他天天不学好,跟一群公子哥混在一起,你是什么身份,人家是什么身份,你爸妈起早贪黑卖几个水果,钱都被他糟蹋光了。

他儿子立马反驳说他这不叫糟蹋钱,而是为将来铺路。

他爸一听这话,也坐不住了。艰难站起来用橘子狠狠砸向了他儿子。

就在他儿子准备逃跑的时候,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了水果摊旁边。

城管来了。

说他们非法占道,影响市容,要没收车辆。

夫妻俩求天呼地,就差跟他们跪下了,依旧无济于事。女人解释说他们这么久一直都在这里,从来没有人说他们非法占道,为何突然会变成如此。

没人说得清。

夫妻俩陷入绝望之中,也忘记了儿子是否被橘子砸中。

赵队长!他儿子手里拿着裤子摸着头从黑暗中出现。

呦,这不是张公子吗?你怎么在这里啊?

这么晚了赵队长还不休息,还在第一线,真是太敬业了!

怎么?你来买水果吗?这个点你应该在泡吧才是啊?

他儿子和城管里的领导热情的攀谈了起来,聊的都是一些所谓资产阶级高大上的话题。

说到最后,赵队长说听说你小子要买牧马人,到时候别忘了借给哥哥过过瘾啊!

一定一定……他儿子把赵队长请进了车。

你不是说你爸妈是做外贸生意的吗?怎么?

他儿子笑了笑,没有回答。

车,一阵轰鸣,很快消失,仿佛不曾来过。男人女人呆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别忘了啊,早点把钱转给我,赵队长还等着开牧马人呢!他儿子剥开手中的橘子,塞进嘴里,邹了邹眉头,彻底淹没在茫茫夜色之中。

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式,以及对于这样一个新兴世界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