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妥协,重新构建认知

有时候想到自己的追求,觉得有些迷茫,这种迷茫并不是不懂怎么寻找,而是在懂的时候却又包含着妥协。

1、

最近在看一个访谈节目《十三邀》,采访人是作家许知远。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也就是90后这一代,恰巧的遇到了互联网这个浪潮,在浪潮的冲击下,让我们的认知扩大了无数倍。与形形色色的人接触,主动或被动的接受着来自不同的思想观念。

这一代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妥协,特别是在新起事物之间。

包容度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就比如,二次元文化、娱乐泛滥、与传统社会的偏离等等,这些便是我们现代年轻人的文化缩影。

这些在以前看来是一种很离奇的现象,现在却是很繁华。如果你随便问一个圈子里面的人,大多并不会得到一个很肯定的答案,我们并不理解它,但是我们很容易就接受它。在显而易见的优点和缺点里,我们对于优点是持有一种自然的态度,而对于缺点则是忽视。

十三邀的开场便是一段许知远的自白:我相信在商业获得的成功,但并不相信商业背后的逻辑,我对于这个过分娱乐化、浅薄的社会心存不满,希望打破人们思维中的惯性。我也想了解这个社会新的时代、新的思想与人们新的认识,我将会带着自己的偏见出发,等待这些偏见被打破或被再次印证。

以前我也是一个带有很多偏见的人,执着于某一件事情,或者一个理念,但这些过程中,包含更多的是一种妥协,可能是因为我害怕太过于执着的偏见会影响自己的成长,又或者是因为从小对“包容”这种根深蒂固的主观情绪令我对决策产生影响。

而我在许知远身上看到的,是一种很执着的偏见。

这种偏见可以说是像上一代人的理念一样,对于自己所认知的事物,必定会坚定不移。

并且这种坚定不移并不是让自己的理念根深下来,也不是想让别人所理解,而是用这个理念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2、

在节目的采访过程中,面对许知远彼有尖锐性的问题,大部分受访者所要表达的可以总结为一句话:偏见是一个人的本性,而妥协更像是这个时代沉淀下来的产物。

社会过于娱乐化,知识被迫于碎片化,在这种情况下,往往催生了一个很严重的情形,现在的年轻人们迫切想要得到知识,但在知识真正到来的时候却无动于衷。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对于这句耳熟能详的古言,我认为,其中的忧患更像是对生活或是意识的偏见。

偏见是主观意识,本身并没有对错,但在这个疯狂娱乐的时代,妥协占据了最高的地位,偏见看似作为“利己主义”的代表,往往显得很渺小,甚至被人们唾弃。

我曾经认为,妥协是在社会生存下来的必要因素,各种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如果只是硬拼,往往会把自己陷入泥潭。而妥协,则是轻而易举避开的方法,用来保全自己再适合不过。

对于带着偏见的人,往往受到的是人们的鄙夷。

现在看来,带着鄙夷的人们不知散了多少回、徘徊了多久,还在原地踏步。只有那些执着于自己偏见的人,一直在前进。

3、

我的理解是,人生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固执和偏见。年少见识面狭窄,总以自己为中心,按自己的主观意志来做事,自然是带着偏见。

第二个阶段则是妥协。见识逐渐广泛,不断的接触新事物,面对不确定性与冲击,以及自身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我们潜意识的会去妥协一些事情。

但这种妥协会分为两类。一类是对自身的不自信,从而导致驻足不前,除了妥协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这是大部分人面临的。另一类是自以为看遍世界、深知社会潜规则,自以为知识面很广,对每一件事物都保持着包容的心态,认为事物都有其两面性,会尽力从中划分并分辨出来。最好的印证就是,典型的学生思维。

而对于第三个阶段,很多人的理解都不同,我认为是对“偏见”意识的回归。

偏见,实际上是由主观意识决定客观意识。看似与传统的社会理念脱节,但却是决定个人突破瓶颈的一种因素。

这种因素可以分为两点:

第一,意识更为专注

对某种事物,或某种领域产生了偏见,也就是将自己的意识最大化,则不容易被其他的浪潮所影响,更专注于自己的研究。

第二,更容易去观察这个世界

当对一件事赋予个人的主观意识,那么可以说是间接的与其他人形成了对立面。与大多数对立思想碰撞,更容易发现一些难以发现的问题。

4、

每一个时代都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存在即合理”未必不正确,只是在“妥协”与“偏见”的选择中,我们更多的偏向于与社会建立链接,只有少部分人在探寻着被我们无意或有意忽略知识与过去。

妥协不一定错,偏见也不都是对的。可能最好的方法是,在偏见中保留妥协,在妥协中拥有偏见。

但如果转念一想,这样不就是另一种新的妥协了吗。

/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