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墨书

伊墨....十三载冬。

人静夜深,清池凝冻,梅含暗苞,淡香溢房。炉未断,寒透于骨。无处寻闻汝寻,近来安否?血珠亦不知踪影,愁,寻遍丛角,终无果,失了踪影且唤人无讯,张口失神,麻痛难熬。固万物索然无味,人走即茶凉,氤氲尽散。

腿脚好些时日,扶古树,非心所属,凉过蛇身,虽树亦有情,日夜为伴,睹物思人,君心不知我意。

天暖,檐上落白,阖眸恍若黑影于前。心喜梦惊,唯见冬日寒雪,寂寥无音。夜幕尚未撤,无以得眠,宛如心缺一角。

提笔书法时走了魂魄,待回神,撒墨漫桌,只见“待我好,便是善”“何时归日”“何处可寻”“倾君声名”入眼入心。

前些吉日,山下一女子莺娇身好,一郎君温婉俊俏。苍天为公地为母,一双两好,夫妻入轿。三尺红绸,凤冠霞帔。羡鸳鸯恩爱绵缠。

....只怕终了求而不得。

庭中植兰,花中君子,爱兮怜兮,秀润天成。吾爱不为天地,恋者、倾者、慕者,只随伊兄一人,纵然白骨入馆,执迷不悟,执迷不悔。

山中疾苦,病名相思;毒侵入骨,毒名伊墨,着实苦痛,解铃需系,重金难求一方药,其不知归日。日觉命不久矣,待人至极乐之际,也愿的。问君可悔当日与吾拗气损我年华...耄耋老人不提,如今亦了结此生,算是美事。

只求来世莫寻,今生莫离,早已心满意足。无怨无悔。

殊途同归......可否?

----记9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