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别》

窆佚

这是首悲丧的歌

她走了
却无人注意
像随风已久
仅剩下
悼亡者的歉疚
凛瑟的心
在躯壳中颤着
旅人过
我亦曾为
旅人從走

他来了
如同沐在寒中自私的火炉
如同六月的雪冰封的刺骨
如同芬芳散尽无心的践踏
如同彳亍在梦中,不说亘古

这是首洒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