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花濂

-七夕/花灯游
-伊墨x沈清轩。
-明月照水人依旧。愿得长相守。

同伊墨在一起的第十二年。七月初七。


“伊墨,”顿住手中青竹笔,抬眸唤着站在身后看了自己练字半晌的人,“今日,可是七夕?”

伊墨从不理会人间节日习俗,只是和人呆久了,便多少带着些人情味道,“嗯。”他应道。

七夕,又名乞巧,女子同织女星乞求巧智,亦或是牛郎织女的神话故事,七月七日鹊桥相会,故为得名。


倒是夫妻求愿的好时节。


伊墨人间走荡,总归是多少听过传说的。伊墨只手搭上我后肩脊背,“从来不过这种节日,麻烦无趣。”

伊墨确实是这么想的,也这么说了,是……闲了千年的懒蛇,怎么会跟着人过这种情情爱爱的节日,事不关己罢了。

往昔七夕都是不在意的,腿脚不便暂且不谈,细细想来,确实无事可做,待到腿好了,也习惯了往常日子,就凑合过了,无他二言。

只是今年沈祯传书上山,说今朝山下镇上有花灯会,办的热闹腾腾,传了大街小巷,沈祯事务繁忙逛不了,只带了信告知了一番而已。

信展阅毕,兴致盎然,想到自己腿也好了些时日,未曾下过山,整日抱着大树和伊墨在院子里走荡,虽说不上腻了,也是无聊。

今日记起七夕之日,自然要开口一问。“你我共度十二载,这传统节日陪我一朝,下山玩乐一番,倒也不差,闻弟传书,山下有花灯会,比往常好看亮堂,或许还能放上一盏花灯孔明,不知伊墨有兴趣陪相公走一遭?”

话音刚落,伸手搂过伊墨脖颈在他唇上落上一吻,将离之时舔掠一口。

伊墨忽得一吻,稍是一愣,紧接着望入我眼眸也跟着笑了笑,鬼使神差的应下了这丝毫不敢兴趣的事。“好。”

着伊墨搂起腰肢,抱的紧了些,施法带向花灯街市。信中画面一点不差,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灯火通明。


花灯锦绣挂满枝头,临近水河,映出火树银花。 抬头春楼缠绕 兔灯 虎灯 比翼鸟。


好一个花灯会!


男男女女占满拱桥,卿卿我我恩爱缠绵。沈清轩心中也乐,与君同游赛过天上神仙快活。

入街,摊贩吆喝,多是手工花灯,捏小泥人。沈清轩难得参与热闹景象,兴致上头,也不管伊墨,迈了大步子上前询问。

“老师父,可否做盏花灯?”“少爷可有要求?沈清轩想了想,摸出一钿银子放置桌上,“那劳烦师父做蛇形狼形各一盏。”

老师父弯眸咳上两声,心灵手巧熟练地摆弄纸张竹片,片刻便造了个栩栩如生。中空透明,放上一杯浅红烛蜡。

一狼一蛇好看的很,许是自己走的快了些,伊墨一时没有追上,待到对着血珠唤人之时,便早已经手持两灯笑着在河边等他了。

目光投向手中花灯,那蛇歪歪扭扭张牙舞爪对着那犬样灯,显得有些好笑。“这是什么?”见他满脸复杂,一时难控笑着回他,“哈哈哈哈这是你啊。看不出吗?”

“……丑。”“哈哈哈哈哈挺像的。”“....”在山上也不少对着伊墨笑,只是今日在山下,似是觉着更像个三岁孩童,便也放肆许多。

暮色四合,墨薄天穹,华灯上户,左右顾而人海满目,有高轿软辇,绣绢珠帘,风吹铃铎动,娇娥俏露颜,刹引唏嘘几何,是为女儿言。

好儿郎端得是神仪玉面,风流蕴藉,多少芳心暗许,更过前人掷果盈车,可比檀奴。

招摇不过一刻,有公子佳人,齐肩并行,是郎才女貌;亦有儒生碧玉,谈笑风生,谓一双两好。河岸花灯,随波逐流去,文灯上空,可是数愿寄婵娟。

拿出两盏河灯与笔墨,递与伊墨一盏,“这是并蒂莲。写些什么?嗯?”待伊墨写完,给两盏灯点上灯芯,交予他顺水一推,河面多上两盏河灯,越飘越远。

星星之火,被黑色的河水映得更明,世间绝妙美景,也不过如此。


“沈清轩。你写了什么?”

“不告诉你。”

“....”

“噗嗤,我写的是愿今生不离不弃,来世莫要再寻,就是寻了,我也不认的。”


我在胡说八道。

巴不得与他永生永世,不离不弃,食肉入腹嚼骨于髓。只来世……还望早些寻,莫晚。


“那伊墨.....你写了什么?”

“我? 愿沈清轩一辈子都下不了床塌,生个子孙满堂。”


双颊倏的发烫,此情此景最听不得淫话,别过脸去啐了一口“你怎么乱写.....!你这坏蛇!”

恍惚中听见他呛着鼻音笑了两声,竟像个女子似的,歪着脑袋再也不敢瞧他了。

饮过酒换了乞符别上腰间,转身走向孔明灯台

.......

——————
伊墨!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