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了吗?请立刻住手!

当我终于坐上306公交车往学校走时,我意识到我已经对与我同行的老奶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恶。

11月4号5点17分火车到达长春。本来要搭地铁回学校,不料地铁线路施工,只能去赶公交车。从北广场绕道南广场的路不短,我步履匆匆,盘算着早点到校还能睡上一个点再去考试。

出长春站的时候,天还未亮,北方的天空叠加着冷峻的青蓝色。我紧随前面稀稀拉拉的行人的脚步,走出几步远,就开始沿着马路边向东南绕行。右手边是半米高的围栏,左手边是施工的围墙。

后面有人在喊“美女”,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她喊了第二声,第三声。我没有回头。我意识到走了很远依然没有看到公交站点,便掏出手机点开高德地图。老人跟了上来,她说,“美女?”

“美女…,你知道到公交站怎么走吗?”

四下无人,她一米五的个头,裹着头巾,气喘吁吁地问我。

“我也在找公交站……”本来我没想再说第二句话,“你坐哪一路?”

“25路呐。”

“我看看,我也可以坐25路,那您跟我一起吧,我导航。”

“哎哎,行。”

我闷声继续往前。

三分钟后,已经到了岔路口。依然没有公交站点。

“是这条路吗?……我怎么记得不在这头”,阿姨狐疑,刚巧拐角处一个穿黑衣的人走过来,“您好!麻烦问一下,公交站往哪边走?”

“哎呀,搁那头呢!瞧见没?警车的那个路口左转。”

“哎哎,谢谢您!”

我重新定位,抱着高德,闷声往回转。

过马路的时候,阿姨着急,与来往的出租车几乎擦身而过。

我和阿姨一前一后按照路人指的方向转了弯,不见站点,我停下来盯着高德看了看,继续往前。

我逐渐放慢脚步,和阿姨并排走。阿姨拎着两个牛津布袋。憋了很久,我终于说:

“我帮您拎着吧!”

“不用不用,姑娘,你穿这么薄,我有手套,又不沉,不碍事不碍事!”

我像受挫又像躲过一劫,加快了脚步。

绕过一圈,到达下一个路口,夹着手机的手指头失去知觉后,我才停下来眯起眼睛往前瞅,还是一簇簇红晃晃的灯光,分散在各处。

阿姨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来往的行人。

“您好您好!您知道公交站怎么走吗?”

“不是这边,这儿都走偏了!你往北边看看,在前边!”

“行,谢谢您!”

阿姨对我发令了。

“咱们还得往回走,回到原来的地方!他们指错路了!”阿姨执意要往回走,我没有应声。

我咔咔地摁高德地图,鬼使神差地点了306公交站的位置,显示就在左前方。

“阿姨,您到哪?坐306行不行?”

“25路!我每次去都做25路……”

“我看306的站点就在这边,要不咱们往左转?”我认清前面不远处停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站应该都在一块吧……”

最终阿姨跟我走向左侧的岔路口。

我们到了岔路口,阿姨看到一位大叔走过来,又问大叔公交站在哪边,大叔指指说,306就在这边,25路不知道。你再找找。

有那么一瞬间我十分感激这暗灰色的空气,它无形之中拉远了我和跟老人之间的距离,完美掩盖着我心中说不上是诡计的诡计。

阿姨谢过他之后迈步要向前走,忽然转过头对站在原地的我喊:

“你赶紧坐306去吧,我再往这边走走。”

“不不,我跟您一块去找吧,我坐25路!”我低头说着,要往前追。

“不用不用,你快上去吧……”

然而看着阿姨一手一只大袋子一摇一晃地走远,我扭头奔向了306公交。自由大路站到了,我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奔向学校大门,想把罪恶甩在身后。前面却突然传来老奶奶的声音:怎么来这么早!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背影,拎着一个牛津布袋,裹着厚厚的头巾,四下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