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去陌生的城市

旅人
回归写作的旨趣

今天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在公交车上,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前面坐着的两个青年貌似是一对情侣。到了一站,车停了下来。坐在我前面的男生下车了,原来他们不是情侣。这时,在他们前面坐着的一个中年人,坐到了女孩旁边。

“女孩”突然变得很活泼,和男人有说有笑。男人的电话响了——孩子来的电话。正当我感叹铃声不免有些过时,一口浓厚的北地方言喷涌而出:“娃娃,我和你娘在兰州呢!你好好学习啊!给你找学校呢……”女人突然抢过电话:“兰州可大了……”一阵疯狂介绍后,孩子与父母到了别,挂掉了电话。

女人突然指向窗外的广场,和男人兴奋地讨论着,我听懂了一点:“二十年前和现在不一样了……”

二十年!那时他们都还年轻!也许那时年轻的男人穿着“前卫”的服饰,和女人手拉手飘荡在不算拥挤城市中,可那对年轻的他们来说——城市太大了!两人都是那样的羞涩,以至于迷路了一天,也不愿意问一个人:“火车站怎么走?”最后两人在布漫油烟的小面馆门口,盛上两碗热乎乎的面汤。从城关到西固,看着夕阳缓缓落下。

女人吃到牛肉面的第一口时,她笑了。

视线再次回到女人手指的方向——广场上的那棵大槐树。女人仍然开心的笑着——和二十年前,一样。我猛然想起了一句歌词:“我愿和你一起去陌生的城市,在大树下等待春天。”

男人口袋里的钱,也许已经不只是一碗牛肉面就能耗尽的。爱情也像炉火一样,由热烈,变为安稳。可女人却依然年轻,因为那碗面。

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就是这样。他们后来又有了孩子,因此他们又要为了孩子的未来奔波。爱情之火没有熄灭,在这一刻,反而更浓厚了。

那个电话里的孩子,我希望你,我祈求你,不要像我一样,熄灭他们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