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在深海中,人会被压成粉末,随海流散去。

三维对四维的恐惧,是对未知,不可掌控的恐惧,是不知所措,无处使力。

往往会感慨时光流逝,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我们身处其中,就像在阳光下能感受到暖意,在冬夜感受到寒冷。

而对时光流逝产生恐惧,那是内心还有所期许,无论只是原始地渴望生,还是有什么念念不忘的人事物。

行歌伴身,不谈回头。时间的不可逆转,让我们会“失去”,所以我们想去珍惜,害怕失去,恐惧一无所有。

洪流压身,支离破碎。或许会有那么一瞬间想离开,可是又有什么离开的理由,就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留下,犹豫之中,被撕扯地破烂不堪,苟延残喘,却还是一无所知。

不知道心向何方,不知道身处何地,就像无穷无尽的深海之中,无处着力,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狂乱地挥舞着带血的四肢,感受孤独,寻找出路。

做着徒劳的事,却不去做自己的梦。若已经注定死无全尸,又为什么要找到阳光。

没有什么是不确定的,薛定谔的猫也会离开箱子,不论生死,一切的一切都会坍缩成既定事实。挣扎是必然的,垂死也是必然的。

如果失去了恐惧,那似乎也就没有了意义。猎物不挣扎,捕食者何来欢乐。

没有恐惧,时间都懒得撕碎你。

北方神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