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江湖】 “你为什么还不拔刀?你明知我不杀无刀之人。”剑神西门吹雪用剑指着天下第一杀手酒申的脖颈冷冷地说道。 “我不拔刀,是因为我根本不会武功,我甚至不是一个江湖之人。”酒申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 让我们把时间回放到一个时辰之前。

雨夜,桃花巷。 一个身着讲究的男人在面摊前狼吞虎咽的吃着一碗牛肉面。 他一定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只有对生活有着狂热依恋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好胃口。 他已经吃了十三碗面,但他觉得还能吃下更多。 他,就是江湖上让人闻风色变的平凉一把刀,酒申。 酒申已经记不起他一战成名的年纪,可能是十三岁时和蜃楼红白双鬼的决战,也可能是十四岁时杀了臭名昭著的逍遥剑客。 他从不在意这些让他声名显赫的经历,他只在意生活的本质。因为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热爱生活的人,往往不在意生活以外的事情。 他虽然身处江湖,但他却从不觉得自己是江湖中人。因为他和所有人都没有过节,或者说,他和所有人都有过节。因为他是一个收人钱财,取人性命的杀手。他杀人并不是为了江湖道义,他只是为了工作而已。一个如果闯荡江湖不是为了快意恩仇的人,一定不是江湖中人,他偏执的这样觉得。 可惜别人不这样认为,酒申的家里总会有人找上门来,或为报仇,或为决斗。他不会拒绝,但有个条件,提前一个月预约。而且报仇的人要给他五十两白银,决斗的人要给他一百五十两白银。一旦被杀,棺材和丧葬费用自理。他从不会白白出手,因为命和刀都是他的饭碗,他绝不会无聊的滥用。有人说他是一个吝啬的人,一定不懂得享受。这是大错特错的观点,他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只有懂得享受的人,才会热爱生活,珍惜活着。他的家里一共有十三个处女丫鬟,每个都是十三岁的年纪。他偏执的在意着十三这个数字。因为那是他第一次杀人的年纪,他要记住那一晚他的惶恐,不安和释然。除此之外,他对生活处处都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衣服要穿杭州沈家上好的天罗缎,鞋子要穿白凤楼张巧手定制的靴子,每天的配饰都要不同。他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过着。荣华而阔绰。 今夜,他受剑神西门吹雪之约来到桃花巷。他明白这次邀约的含义,一百五十两白银和邀约书一块送来的时候他就了然了一切。他惧,因为对方是西门吹雪,他不惧,因为这样的邀约他已经经历无数,只不过这次比以往更难而已。更何况,他本无心于战。 子时,白衣剑神飘然而至,一如普通百姓对大侠所理解的样子,冷漠,英俊,一尘不染,仿佛出世仙人。西门吹雪出生在一个阔绰的剑宗世家,除了精通剑术,还通晓音律诗词,可算阴阳天文,星眸剑眉,挺鼻薄唇,自带三分冷漠的他,在江湖上令无数女豪杰侧目。 酒申不是,他不是一个按乎常理的江湖中人,他的样子平庸以至略丑,虽然他的衣装荣华讲究,但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的感觉,这样的他注定不会被女人侧目,但在青楼里,他一定是最受欢迎的那一个。 他看着飘散而至的剑神,释然的笑了笑,让老板端上两碗面来,温上一壶浊酒,邀请剑神落座。西门吹雪看着布满油污的面摊皱了皱眉,拒绝了。酒申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两碗面,举起酒壶一饮而尽。然后拿刀站起。 一般的高手在对决前一定会注意饮食,轻则少食禁酒,重则禁食净身焚香,比如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紫荆一战,两人都是禁食三天,然后沐浴焚香才来赴战。酒申才不在意这些细节,他在出刀前一定会吃的饱饱的,而且这次他来,并不是为了决斗。 “你为什么还不拔刀?你明知我不杀无刀之人。”剑神西门吹雪用剑指着天下第一杀手酒申的脖颈冷冷地说道,一如自己冷漠的脸庞。 “我不拔刀,是因为我根本不会武功,我甚至不是一个江湖之人。我惜命,以至于害怕决斗。但来我府上的无外乎寻仇者与追利逐名之人,唯独剑神您是个例外。这次的决斗恕我不能奉陪。”酒申毫无廉耻的说着。 “可你还是收了我一百五十两白银” “白银我已经带过来了,按官服规矩,卖家给予三倍赔偿,这里一共是四百五十两龙家票号的银票,还请您收下。”酒申不慌不忙的掏出来三张银票,递给西门吹雪。 他真的是一个惜命的人,年幼时的流亡生活带给他的是对生命近乎狂热的珍惜。他还不想死,至少在五十岁之前。 西门吹雪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他本来平静的心情顿时被酒申的无耻给扰乱,但他也是一个讲信誉的人,不对未拔刀之人动手。 时间还早,还有下半夜的空闲时间。西门吹雪好奇的坐在面摊前的凳子上。看着狼吞虎咽的酒申,上次他坐在又破又小的酒馆里,还是因为陆小凤的关系。 “你这么怕死,为什么还要当杀手呢?”剑神好奇的问到。 “什么杀手,我只不过是一个商人罢了。”酒申抹了抹嘴,大咧咧的笑着说。 “商人?买卖人命的商人?” “不,一个取巧杀人的商人。你可知我一生虽然杀人无数,但只有幽林的红白双鬼是我全力以赴杀死的以外,其余之人都不过是取巧而杀罢了。” “杀人还能有取巧之法?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可以说给你听。” “这里还有旁人,不适合吧?” “能在午夜里出摊卖面的人,一定是有深刻生活体会的人,这种人无须防备,他所知道的事情,可能远比这个来的惊天动地的多。” “有意思,你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像极了我的一个朋友。”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不错。你也知道他?” “略有耳闻罢了。我与他的朋友司空摘星是好友,杀人的事情上,经常麻烦他。” “麻烦一个天下第一神偷帮忙杀人?” “我来给你算一笔账罢。你可知道春风楼里死去的武状元是别人委托我多少钱杀死的?” “愿闻其详。” “两万两白银,我为了杀他。花去了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七两。 二两银子给门童,按下书信,断了他旧交 五两银子给小妾,枕边吹风,喂他喝多了酒 十两银子给铁匠,打薄了他的剑 百两银子给司空摘星,调换了他的鞋 千两银子给证人,擂台角上抹了油 万两银子给宾客!众目睽睽,无人插手! 共计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七两,买来了他武状元的头。 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他们笑我说这仗剑江湖钱有何用?” 酒申一口气喝光了酒,笑嘻嘻地对着剑神说。 “可就是我这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七两白银,买了武状元的头。从此无往不利,战无不胜。”酒申有些得意的说着。仿佛不过是捏死了一只蚂蚁。确实,当他手持宝刀砍断武状元的最为得意宝剑时候,他的确没用多大点力气。 “原来你不是天下第一的杀手,你不过是一个天下最大的商人罢了。” “没错,所以每次我动手杀人都要提前一个月准备,而且杀人的价格不能低于两万两,要不然我没钱赚。而且我惜命。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我只是一个取巧杀人的商人而已。”酒申说罢,吃完最后一碗面,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可是幽林里的红白双鬼究竟还是你杀死的”听完了酒申的生意经,西门吹雪仍试图验证酒申的本领。 “红白双鬼不过是蜃楼余孽罢了,想杀她们的人江湖上没有以前也有八百,哪里轮得着我这样没有资历的人去?江湖上人们害怕她们俩不过是因为蜃楼的名字罢了,有一天组织说要去清除蜃楼余孽,挑中了我,并说事成之后一定让我闻名天下,飞黄腾达。我当时只是一个流亡的难民之子,哪里有的选?只能硬着头皮上,我去的时候幽林深处全是断肢残躯,我喝一口酒壮胆往前走,手上的剑都拿不稳。”酒申一脸认真地说着。 “可传闻你用的是柳叶刀。” “不错,是柳叶刀。不过人不是我杀的,刀也不是我的。我去的时候有一个黑衣少年已经杀光了幽林里所有的蜃楼余孽,只剩下红白牡丹两个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少年手上的柳叶刀早就卷起了刃,他当时冷冷的看着我,像你一样,不过比你的眼神更凌冽。他说他的刀顿了,要借用我的剑。我当时哪有能力反抗?心里的江湖道义全都化成了一泡尿从我的裤子里流了下去。我颤颤悠悠的把我的剑递过去,他一剑一个干净利落的杀完了人,然后笑着说剑是好剑,不过那你不值得我杀。然后遁隐山林,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组织不过是表面拍我过去吸引江湖人士的注意力,实际上已经派出了杀手玄殇出马,杀光了所有余孽。为了让组织里的秘密杀手不被人所知道,才需要一个人背下所有的名气。我就是那个被选中的棋子,如果我不去,可能现在的天下第一杀手可能是同期和我一块的李二狗或者董明程。” “可你这次还是赴约而来了。是你的意思,还是组织的意思?” “当时我看到是你西门吹雪大侠的信,心里早就冷却的一腔热血又热了起来,我想证明我自己,我不是那个欺名盗世的酒申,我真的是第一杀手。所以我才来赴约的。我喝酒不是因为我想喝,而是拿酒壮胆而已。” “所以你混迹江湖十年来的热血就燃烧了一天,借着酒性持续到了现在?” “不错。我早就没有了什么尊严。要着热血又有何用?” “有趣。哈哈哈哈哈。”西门吹雪笑着离开了桃花巷。留下一个紧张的一身冷汗的酒申。 到头来,酒申还是把尊严和气魄交给了天命。他慢慢的站起来,走在回家的路上,决定今生今世都不再踏入这条巷子。 晨光初升,他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到了清晨。虽然脑袋因为饮酒而疼痛难忍,但他想起来自己的杀手生意会因为和剑神的一战而更加兴隆,自己的名字会因为今夜而更加被人传颂,想到这里,他一身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