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屎

空肚皮

我打了一个喷嚏,有什么东西从我鼻子里喷出来,黏在同事的衣服上,我以为是鼻屎,想找个机会偷偷拿掉,于是凑近了同事身边,假装问个事,手悄悄伸过去,快要碰到时,那坨鼻屎居然往前挪了挪,避开了我的手。

我操,我脱口而出。

消息还在小道上挤着,同事看着我说,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我点头,眼睛却瞟着那坨鼻屎。

那坨鼻屎抖了抖身体,伸出一对翅膀,飞了起来。

我操,我又脱口而出。

淡定,同事说。

我又点头,目光随着那坨飞翔的鼻屎浮动。

鼻屎绕着房间飞了一圈,停在我耳朵边,我深怕鼻屎进到耳朵里,伸手去抓。

放心,不会进去了,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的手停住了。

你身体里的雾霾太严重了,万念俱灰,我只能搬了,那个声音说。

我刚想说话。

同事伸过手来,朝我耳朵上抓。

一颗鼻屎,同事说。